俯冲而下,阔境人生

张树鹏说,在他的时空中有两个不同的世界,一个是行走在大地上的慢世界,一个是飞行在蓝天中的疾速世界。“在空中通过调整身体姿态来控制飞行方向、速度,飞翔是追寻自我的过程,是独特的生活方式。在我仰望星空、在我俯瞰大地、在我和自然交流的时候,我实实在在地感受到了自己的存在和自由的意义。”

“没有什么比挑战自己更意义非凡”

身着一件尼龙材质的衣装,以两百公里的时速无动力飞行。惊险、刺激、炫酷、疯狂——这是大部分人说起翼装飞行时的惯用形容词,也许还会提到几个数字。目前全世界只有1500多人敢于尝试翼装飞行,真正称得上是翼装飞行员的只有300多人。如果将范围缩小到亚洲,能真正达到职业运动员标准的翼装飞行员的数字是1。在2016年翼装飞行世界锦标赛上,张树鹏作为唯一一名亚洲选手,代表中国参加了这项全球顶级的翼装飞行比赛。首次参赛的他取得了第八名的成绩。但作为职业运动员,张树鹏对这个成绩并不满意。他说自己的信条就是在从事的领域做到顶尖,做到极致。2017年,再次站上翼装世界锦标赛赛场的张树鹏取得了亚军的成绩。2020年,因为突如其来的疫情,张树鹏的夺金梦不得不推迟了,他坦言自己已经过了翼装夺冠的最佳年龄,但是好胜的心却让他从不言放弃。接受记者采访时,张树鹏刚刚从天门山归来,他在那里完成了自己上一阶段的训练。他告诉记者,“我仍然没有放弃,我想要打破年龄的魔咒。在这条路上,我仍然要继续努力走下去。对于飞行的热爱,我有着信仰一般的虔诚和执着。现在的我除了比赛,还在挑战更多不可能。”

当我问道,为什么会对飞行有如此执念时,张树鹏反问我有没有做过一个梦,“就是那种——梦到自己长出一双翅膀,然后在地面挥动翅膀就能飞起来。我问过很多人,他们都做过这样的梦,包括我自己。在我已经可以翼装飞行之后,我依然会梦到这样的场景。我想,这是因为飞翔自古就是人类的梦想。”虽然现在人们通过各种方式、借助各种工具都能实现飞行的梦想,但是对于张树鹏来说,自由翱翔于天地之间的感觉依然有着非凡的吸引力。张树鹏说,自己在开始飞行时就将成为职业运动员作为目标,而因为对飞行的热爱,他表示即使结束职业生涯后,也会继续飞下去。

“我想,我骨子里就是热爱挑战的,有着想要去挑战、去突破的基因。”在张树鹏看来,这种挑战精神不仅有助于职业生涯的进步,对人生也有所裨益。“挑战自己、超越自己能够让人变得非常积极乐观,有助于让人更好地面对生活和工作。没有什么比挑战自己更意义非凡。”

飞行是一种生活方式

张树鹏的飞行梦始于张家界天门山。2012年10月,张树鹏第一次来到天门山,那是第一届翼装飞行锦标赛。“当我以一个观摩者的身份站在起跳台旁边,那一刻埋在心中的那团火被点燃了。那些翼装高手们就像一只鸟,娴熟地控制自己的身体,这不正是我一直向往的自由飞翔吗?”在这个高达1500米的起跳台旁,张树鹏做出了人生中最重要的决定之一——他要成为一名翼装飞行员。怀抱着坚定的热爱和强烈的渴望,不久后张树鹏登上了前往亚利桑那的飞机。短短十几天,他便拿到了跳伞证书,因为只有积累两百次高空跳伞经验才能够学习翼装飞行。为了快速掌握跳伞运动技能、积累跳伞经验,他最多一天跳了12次。“因此我的美国教练跟我开玩笑,叫我‘机器’,每次见到我都问我跳了多少次了。”他笑着说。

2013年3月,在来到亚利桑那44天后,张树鹏实现了人生中第一次翼装飞行。当被问到第一次飞行是否紧张时,他的回答有些出乎意料。“我当时就觉得这一天到来得太晚了、太慢了,因为我早已做好准备了。真正飞翔起来时,我非常兴奋和激动,我感到自己终于可以像鸟长出了翅膀一样去飞翔了。”如今的张树鹏已经完成了上千次的飞行,当我问到从空中俯瞰大地究竟是什么感受时,他说,就像能够俯冲的高速无人机一样。而在不同地方飞翔能领略到的风景也是截然不同的。

回忆起第一次在欧洲飞的时候,阿尔卑斯山的美景让他至今难忘。“阿尔卑斯山的高山草甸非常迷人。与其他地方不同的是,在飞行前的爬山过程中可以遇到很多参与户外运动的当地人,你能感受到当地浓郁的户外运动氛围。此外,意大利有个飞行场地也很有趣,降落场旁边有个小咖啡厅,降落后可以立马去喝杯咖啡或者啤酒。在那里一群陌生人因为共同的爱好坐在一起聊聊飞行的经历,很多人成为了好朋友,这种体验非常惬意。”他说道。

“随着你在爱好中投入的时间越来越多,它逐渐演变成一种生活方式。”张树鹏说道。对于如今的张树鹏来说,飞行俨然已经成为他的生活方式。“挑战的过程也是自我认知的过程。当你有勇气去挑战,去追随你的内心,让你想做的事情变成你的生活方式,那么你的人生可能就迎来了新的改变。”

用飞行的方式看遍世界

在很多人看来,翼装飞行等极限运动都是与“冒险”二字挂钩的。不过张树鹏说:“极限运动看起来很危险,但这种‘危险’和‘冒险’是源于人们对这一领域的未知。极限运动是有规则的运动,它的风险也是可控的。比如,翼装飞行对于我来说,它的安全性不是99%,而是100%。”之所以这样肯定,是因为张树鹏每一次都将准备工作做到极致。人们看到翼装飞行等极限运动,总是会惊叹于瞬间的潇洒和刺激,而忽略了其背后所需要的细心和耐心。张树鹏说:“每次飞行我都会特别严谨地去对待,每次整理、检查装备我都会花很多时间。比如,我在天门山已经飞了1000多次了,其实实际空中飞行的时间并不长,因为每次飞行只会持续大约35—40秒,而每次叠伞,我会花费15—20分钟。在天门山翼装飞行的这几年,我叠伞的时间已经累计几千小时了。”其实叠伞是一个非常机械和枯燥的过程,然而正是这每次降落后事无巨细的重复和坚持才能保证下一次的完美飞行。

对于很多目的地来说,极限运动已经成为一个吸睛的利器,如张家界天门山。疫情之前,张家界天门山已连续举办了多届世界飞行锦标赛等赛事。“这离不开当地政府、景区管委会的支持和认可。他们能够花费时间和精力去了解、评估这样的赛事活动,并最终成功落地,收获了理想的效果。”张树鹏说道。国外案例也不少,体育和目的地的有效结合甚至可以助推目的地的转型发展。飞遍世界的张树鹏认为,迪拜是一个典型的案例。“迪拜策划过很多成功的极限赛事。他们邀请了不同种类的极限运动员前往迪拜,和迪拜的地标性建筑做一些非常有想象力和创造力的结合,比如说这些目的地邀请人们在阿利法塔上进行翼装飞行、跳伞等,打造了很多有影响力的事件。这些举措助推了迪拜从石油城市向旅游城市的转型。”

如今,越来越多的目的地也引入极限运动作为体验项目,如滑翔伞和跳伞等,吸引了很多游客参与。张树鹏从运动专业的角度分析说:“旅游和体育的深度结合,很多地方都适合开展。飞行类项目有别于传统的地面和水上项目,很多人在体验完后会在面对压力、面对挑战时产生一些心态上的积极变化。所以总体来说,不失为有益的尝试。”不过张树鹏认为,不论是将极限运动作为一种目的地营销手段,还是将其打造成体验项目,组织者和参与者都必须更加理智、专业、严谨地去对待它。“人类在自然面前是非常渺小的,我们必须拿出专业的态度去学习、去领会、去面对,要永远对自然抱有敬畏之心。”唯有如此,人们才能更加自如地去探索未知和星辰大海。

对于将飞行作为毕生事业和爱好的张树鹏来说,他还有一个目标:背着背包,将中国所有壮阔的地貌都飞一遍,从高空中俯瞰祖国山河之美。“这个愿望实现后,我就去全世界不同的国家,去所有适合飞行的地方看看,去感受不同国家的文化和风土人情,用飞行的方式走遍全世界。”

张慧雯:温婉“女主”爱尝鲜

   

美酒
>>更多

匠心传承,民族酒企做时代逐梦人

匠心传承,民族酒企做时代逐梦人

张联东在封藏大典上表示:“作为中国经济的中坚力量和白酒行业的中流砥柱,洋河股份愿做逐梦的‘追光者’、时代的‘圆梦人’,以‘梦想之光’为中国经济迸发出与时代同频、与家国同新的澎湃力量,用‘中国匠造’向世

>>更多

张慧雯:温婉“女主”爱尝鲜

张慧雯:温婉“女主”爱尝鲜

从《归来》中的丹丹到《栀子花开》中的言蹊,再到《琅琊榜之风起长林》中的林奚,张慧雯在荧幕中扮演的角色多给人以温婉、秀气、灵动的印象

>>更多

盘活文化让亲子度假更具想象

盘活文化让亲子度假更具想象

”在接受记者采访时,银基文旅集团董事长李东铭首先强调说,“而盘活文化的关键在于文旅产品的融合与消费场景的创新

地产
>>更多

上生·新所,是网红,更是民生

上生·新所,是网红,更是民生

上生·新所的城市更新脉络,从孙科别墅内正在进行的“理想之地——上生·新所城市更新及历史文献展”中可窥见一斑,从建成之初的郊野田园之中的乡村俱乐部到生产生活集体化的单位大院,再到当代城市生活的多重社区网

>>更多

传统文化为国产电竞输送营养

传统文化为国产电竞输送营养

风口之上,网易游戏抓住机遇,入局抢占电竞行业这片蓝海,打造出具有中国基因的大型多人竞技游戏——《永劫无间》,交出了一份独具特色的答卷

About Us Copyright © 2011 版权所有引用敬请注明环球旅游  京ICP备11001615号-1  公网安备 11010502044113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