秘境探洞:“十二背后”道天险

“十二背后”是什么?早在十二背后旅游区建立之前,“十二背后”的叫法就已经出现了,没人能说清楚这个名字的由来,但可以肯定的是,“十二背后”的“背后”,有太多值得探索的风景。十二背后旅游区位于北纬30度,总占地面积600平方公里,目前已开发运营的有双河洞、清溪峡两大板块。这里是喀斯特地貌的经典呈现,溶洞密布、峡谷绵延、天坑幽深、地缝神秘,宛如一个“风景超市”,推门而入的一刻,琳琅满目的景色让人沉醉。

双河之交,洞穴天堂

到遵义绥阳这天,天刚下过细雨,汽车绕着起伏的山路前行,碧绿的山头一座接一座。驶入谷地时,路旁古色古香的房子引人注目,它们便是我们此行的栖身之处——双河客栈。客栈前身是当地的村落,客栈在修建时保存了传统黔北民居的风貌:亭台廊道、通风纳光,尽是悠然。客栈就地势而建,层层叠叠地镶嵌在背后青山里,融入美景本身。

双河洞因一条地上明河和一条地下暗河流经交汇而得名。道德经有言:“上善若水,水利万物而不争。”贵州的喀斯特地貌之形成,“水”的能量不可或缺。河流不断侵蚀着岩石,经过几亿年的打磨,才形成了溶洞。在双河谷秀美的外表下,隐藏着的是“亚洲第一长洞”双河溶洞,长度257公里,匍匐在地下已数亿年的时光,直到上世纪80年代,人们才开始发掘这一宝藏。“世界上不乏山地地貌,像中国的黄山、欧洲的阿尔卑斯山,远观即是绝美之景,但近观细节却难有特别之处。十二背后是一位适合近观的‘耐看’美人,当你走进洞穴,会发现每一块石头、每一处花纹都是艺术品。”十二背后旅游区董事长陈进说道。

进入景区后我们拜访的第一个洞穴是双河溶洞的水洞,现名为双河谷。这是一个观光洞穴,洞内空间广阔,修建了游客行走的栈道,洞内灯光迷离、怪石嶙峋,似地下宫殿般神秘瑰丽,108口竖井在水流漩涡打磨中形成,纹路层次分明,洞中更有支洞,变化万千。陈进笑着说:“当地人对这里早就不感到稀奇,但当我来到这里时,才发现由于交通不便,外界的人其实是没见过这些景色的,这也是我建立十二背后景区的初衷——将这里隐藏的美传递出去。”

发现“十二背后”

多年来,十二背后吸引了一批又一批专业探险者前来,同时也在当地培养了一批优秀的“探险家”,让·波塔西就是十二背后探洞的“灵魂人物”。还未见到让·波塔西时,十二背后新业态事业部副总经理薛莲开玩笑说:“让老师刚刚在洞里待了好几天,胡子还没刮呢,你们见了可不要惊讶。”让·波塔西1962年出生于法国,是法国洞穴联盟副主席,1986年第一次来到贵州,与这边的喀斯特地貌结缘已经36年了,在双河地区,他常年探洞和测量,对人们正确认识这里的地形地貌起到了重要的作用,人们都亲切地称他为“让老师”。

“探险有那么多种,为什么选择探洞?”被问及这个问题时,让·波塔西毫不犹豫地回答说:“因为发现未知令我感到满足。没错,人们可以去很多地方探险,当你行走在山地或别的地貌时,可以看见远处的样子,可以预测接下来要走的路,但洞穴里是黑暗的,一切都是未知,你只有亲自走过去,才能清楚眼前是什么,这是在别处没有的体验。”

来到中国多年,让·波塔西发现中国其实不乏喜爱探洞的人,但由于起步较晚,很多人不具备专业技术,于是,他依托贵州洞穴协会创办公益组织中法国际洞穴探险学校,希望将探洞技术传授给有需要的人。如今,他已“桃李满天下”,景区专业探险教练们都曾接受过他的指导。

不过,要说十二背后的第一位探洞人,其实是当地的一位村民,赵中国。“赵中国是真正的探险家!”提到他,这里的人无不露出敬佩的神情。次日早上乘车上山时,车上的探险教练忽然指着和车辆擦身而过的一个身影说:“看,赵中国老师又徒步下山了,几十公里的山路呢。”我赶忙转头看去,只见一个身型消瘦的老者背着轻便的装备正往山下走去。他是最早被洞穴吸引的人之一,在村民们种地、建房、结婚时,他用几乎一生时间去探洞。30多年的时间,他用脚丈量200平方公里的土地,发现500多个洞口,家中摆满他亲手绘制的地图。早期专业探险团队来此时,是赵中国为他们引路,因为没有人比他更清楚那些洞口在哪儿。

奇绝的地貌与冒险的精神相辅相生,十二背后是一片探险者的乐园。正因如此,旅游区也针对游客设计了“软探险”游玩方式,以专业的服务提供了大众喜闻乐见的探险体验。

软探险,新风尚

比起在洞穴中设计灯光,做单纯的观光洞穴,十二背后旅游区更多地保存了洞穴的“黑暗状态”。薛莲说道:“洞穴观光游是挺多景区都有的项目,游客看多了容易审美疲劳。像山王洞、银河洞这些已经测量探明的洞穴,我们在其中设计了探险项目,希望游客能亲自徒步发现美景,感受探洞的乐趣。”

“穿好装备,我们就准备出发啦!”探险教练身着红色的连体探险服出现在我们面前。他耐心地教我们穿好探险服、正确使用安全帽和探照灯,并兴奋地告诉我们:“这次我们要徒步的山王洞深处有美丽的钟乳石,非常值得期待。”硕大的洞口内部一片黑暗,仿佛有强大的磁场,要将我们吸引进去。洞内地形跌宕起伏,青褐色的石头被时间打磨成了诡谲的形状,横七竖八地各自一处,静默不语,注视着我们这群“入侵者”。在洞内徒步不是件容易的事,时常要手脚并用地爬过石坡峭壁,面对不时出现的浅水坑,常坐办公室的人群一会儿就气喘吁吁。行至一个宽阔的平台,我们坐下来休息,教练建议说:“可以把头灯关掉试试。”关掉头灯的一刻,猛然袭来最深沉的黑暗。我努力地在自己眼前挥了挥手,只有黑暗依旧,最漆黑的夜晚也不会有这么黑暗!洞内万籁俱寂,偶尔能听到地下水从岩顶落下的滴答声,我屏住呼吸,只觉得时间在身旁凝固了,7亿年的洪荒故事凝视着我,平静中带着汹涌的力量。“有一次,赵中国老师独自探洞,手电筒掉进了河里”,黑暗中传来教练的声音,“其实他当时离洞口仅200多米,但在黑暗中摸索前行,他用了三天三夜才走出来。”

往洞深处走,钟乳石们开始现身。起初以青褐色居多,越往里走,见到的钟乳石越发洁白透明,把探照灯凑上去,晶莹剔透的石笋宛若璞玉,温润可人。轻盈的水珠从笋尖滴下,拨起了生命的律动——是的,它们还在生长!水带来的矿物质沉积,让这些钟乳石拥有持续向上、向下的力量,它们已经存在了几亿年,形成如今的千姿百态,在几百几千年后,我们的后代又会看到怎样的景观,不禁让人遐想。

保护中开发,打造精品游

在洞中行走时,教练时常会提醒我们小心头顶,这不仅仅是为我们的人身安全着想,更是因为钟乳石十分脆弱,不经意的一个碰撞都可能致其断裂。提起对洞穴的保护,让·波塔西很有感慨:“目前对于洞穴的科普太少,很多游客意识不到这些洞穴有多么宝贵。我们经常提醒,过多游客的进入难免会对洞穴造成破坏。旅游区的石膏精花洞进行了限流,每年最多只能进入1000名游客,但我认为这些措施远远不够。有的洞穴我已经探测完成,洞里仍有无法认知的东西,我会建议不去开发它,因为不开发才是最好的保护。”

“在景区里,我们采用了轻度开发的方式”,陈进说,“比如双河客栈,一共只有100间客房,实际上建筑的密度很低,建造时充分考虑了环境的承受能力。”景区最初基础建设之时其实也是最艰难的时期,十二背后清溪峡景区总经理易传播回忆,“山地洞穴里,工业化的设备进不去,强行进入会对环境产生巨大破坏,当时全靠工人手提肩扛上山,修建栈道时,前方的人在修,后面的人把建材依次传递到前方,颇有一种红军过河修桥的气势。”

配合轻度开发,十二背后旅游区也在引进一些更加“小众”的项目,比如飞拉达和百米天坑绳降。这些专业的探险项目对环境非常友好,同时还能让人体验“飞檐走壁”之感,是游客与这里的自然地貌进行亲密接触的最优选择之一。陈进表示:“目前在国内做专业探险的景区非常少,我们希望能通过优质的服务引领旅游探险文化,打造出精品的产品。”

“其实,一家公司很难存在百年之久,但山水将始终屹立在这里,百年之后,我们愿意为世界留下一个完整的十二背后。”陈进欣慰地说道。如今,旅游区内仍有无数个山头、无数个洞穴等待探明,旅游区内另一“大地逢景区”板块也正在规划建设中,在不为人知的洞穴深处,石头又开出了璀璨的花朵,十二背后的秘密,还在继续。(王潇橙)

张慧雯:温婉“女主”爱尝鲜

   

美酒
>>更多

匠心传承,民族酒企做时代逐梦人

匠心传承,民族酒企做时代逐梦人

张联东在封藏大典上表示:“作为中国经济的中坚力量和白酒行业的中流砥柱,洋河股份愿做逐梦的‘追光者’、时代的‘圆梦人’,以‘梦想之光’为中国经济迸发出与时代同频、与家国同新的澎湃力量,用‘中国匠造’向世

>>更多

张慧雯:温婉“女主”爱尝鲜

张慧雯:温婉“女主”爱尝鲜

从《归来》中的丹丹到《栀子花开》中的言蹊,再到《琅琊榜之风起长林》中的林奚,张慧雯在荧幕中扮演的角色多给人以温婉、秀气、灵动的印象

>>更多

盘活文化让亲子度假更具想象

盘活文化让亲子度假更具想象

”在接受记者采访时,银基文旅集团董事长李东铭首先强调说,“而盘活文化的关键在于文旅产品的融合与消费场景的创新

地产
>>更多

上生·新所,是网红,更是民生

上生·新所,是网红,更是民生

上生·新所的城市更新脉络,从孙科别墅内正在进行的“理想之地——上生·新所城市更新及历史文献展”中可窥见一斑,从建成之初的郊野田园之中的乡村俱乐部到生产生活集体化的单位大院,再到当代城市生活的多重社区网

>>更多

传统文化为国产电竞输送营养

传统文化为国产电竞输送营养

风口之上,网易游戏抓住机遇,入局抢占电竞行业这片蓝海,打造出具有中国基因的大型多人竞技游戏——《永劫无间》,交出了一份独具特色的答卷

About Us Copyright © 2011 版权所有引用敬请注明环球旅游  京ICP备11001615号-1  公网安备 11010502044113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