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砖为媒会艺术,人生精彩探边界

周一是红砖美术馆的闭馆日。阳光暖洋洋地照着,即便少了逛园子和看展的人,这里也不显冷清。馆长闫士杰送走上一波客人,就马上开始了今天的采访。他捧起一杯热茶,率先抛出了问题:“你对红砖了解多少?”还没等我开口,他又笑着说,只是随便聊聊。一紧一松,分寸拿捏得恰到好处。这种人情上的练达与人们对艺术圈人士的印象有些出入,而作为一个企业家,闫士杰创办美术馆的举动又好似忽略了市场规律,显得过于理想化。在馆长与董事长的身份交错间,他保持着艺术的追求,也保持着一个经营者的智慧。

“艺术是我的本源”

1984年,学工艺美术出身的闫士杰进入了河北省邢台市群艺馆工作。不久之后,他又自费前往天津美院进修油画。如今再回想起来,他十分庆幸自己当初有走出去的勇气。彼时,在与同学的接触中,闫士杰嗅出了装饰行业的商机。学习结束后,他将群艺馆的旧馆址租下,着手成立了一家装饰公司。

这次的尝试非常顺利,闫士杰很快就在河北站稳了脚跟,并逐步成为了行业翘楚。回过头看,这种身份上的快速转换并不意味着对过往的全然抛弃,恰恰相反,艺术学习生涯带给他的作品意识成为了他的核心竞争力。有一次,为了追求“建筑空间的质感”,闫士杰先是开车到北京的中关村,摸索着用最简单的画图工具制作出了一张效果图,而后又一路不停地开到河南的平顶山,将成果呈现在了项目的演讲会上。公司的好口碑就这样在一点一滴中建立起来。数年后,闫士杰被选为了河南省装饰协会的副会长。

1997年,闫士杰不满足于装饰公司的规模并开始转向房地产行业。如今,他仍然是河北凰家房地产开发有限公司的董事长。在百度搜索中输入“闫士杰”,人们依旧能看到他出席招商大会时发表的演讲。

如果按照这个方向延续下去,那么这只是一个关于创业的故事。但在机缘巧合之下,闫士杰拿到了北京一号地国际艺术区的22亩地,这也让他萌生了开设美术馆的念头。他向记者解释说:“有了一定的积累后,更想回归艺术,因为艺术是我的本源。”

当时,中国民营美术馆正处于初创时期。自1991年北京炎黄艺术馆成为中国第一家民营美术馆开始,许多先驱都因经营不善走向了没落。2007年,一波新的热潮兴起,鄂尔多斯美术馆和青城山美术馆等相继设立。闫士杰也从这时开始了长达7年的美术馆筹备期。

红砖与“白盒子”

筹备期间,闫士杰曾到世界各地考察,走访了许多美术馆和知名建筑。其中,美国麻省理工学院内的一座小教堂给他留下了极为深刻的印象。教堂是简单的圆柱形,被一圈浅水所环绕。阳光借助建筑底部的拱形设计,让教堂表面泛起了柔柔的波光。教堂内部,天窗引入的光线带有一种难以言说的圣洁,再加上一圈缀满金属片的丝线,更显得熠熠生辉,如同一束“天降”之光。闫士杰自此体会到建筑的伟大不在规模,而在设计。

受这种观念影响,闫士杰请来了著名建筑师董豫赣,将美术馆打造成一个人们争相打卡的景点。在临街的一侧,红砖建成的展馆一字排开,在现代砖砌结构下显得古朴又灵动。展馆的后面是精巧的庭院,里面悠然自得的黑天鹅、未经修剪的树木和线条简明的石桥仿佛由画家随笔勾勒而成,但又无处不蕴含着古典园林的巧思。有很多人专程前来,就是为了在这个颇具东方韵味的园子里逛上一圈。

当然就美术馆的运营来说,建馆只是其中一个方面。作为馆长和策展人,闫士杰不仅要思考美术馆的定位、组建专业团队,还要承受来自外界的质疑。2012年,四处考察的闫士杰来到了上海双年展的现场。在收藏家朋友的鼓励下,他将展览入口处高达18米的大型装置“千手观音”收入囊中。由于不便于存放等原因,这种艺术品在当时并不是主流,所以消息一出,有一些业内人士甚至质疑起闫士杰的收藏趣味。直到2014年的开馆展“太平广记”,“千手观音”作为红砖美术馆首件馆藏亮相,效果拔群,这才堵住了悠悠众口。

现在看来,闫士杰仍然认为自己当初的这个选择“非常正确”,因为黄永砯的这件作品无论是在他自己的创作上,还是在当代的艺术史上都有着十分重要的地位。而对于闫士杰来说,不断梳理和探索这个时代最前沿的艺术,并把它们以展览的形式固定下来,就是他所理解的美术馆的生存之道。

也正因为这样,红砖美术馆的藏品和展览并没有很浓重的个人色彩,甚至透露出一些学术气息。这里举办的很多展览中,都会有专门一个板块进行相关内容的历史梳理。而且与外部建筑的特点鲜明不同,闫士杰在红砖美术馆的内部构建上显得理性而克制。大部分展厅都是典型的 “白盒子”,空间宽敞,四壁皆白,给了艺术家充分表达的自由。

红砖美术馆的专业性受到了越来越多观众的认可。自2014年开馆以来,这里已经举办过多次国际大型展览,其中又数与法国的合作次数最多。2016年,法国当代艺术家塔提亚娜·图薇在红砖进行了以“不在场者的光亮”为主题的展览。在接下来的几年中,闫士杰又不断地将法国杜尚奖的获奖作品介绍到国内,还因此获得了法国政府颁发的“法兰西艺术与文学骑士勋章”。

这种频繁合作的背后,是闫士杰对中国本土奖项的期待。他说:“一个国家品牌是整个社会合力塑造的。中国现在没有杜尚奖,可能是还没到那个节点,但它很可能就出现在未来10年。”而他能做的就是在这个艺术品般的红砖美术馆中,用“白盒子”搭起了一个平台,让中国的艺术家们能够在畅想与开拓中有所参照。

人生“卡门线”

过了考察期后,闫士杰很少再出门旅行。在他看来,阅读与游览都是突破自己局限性的途径,从本质上说没有分别。成立红砖美术馆之后,闫士杰拓展人生边界的方式又多了一种——与艺术家进行交流。2018年,著名艺术家奥拉维尔·埃利亚松在红砖举办了“道隐无名”个展,这也是近些年他所有展览中反响最好的一次。作为策展人,闫士杰与埃利亚松建立了深厚的友谊。 “做一个很好的美术馆,很重要的一点就是你跟越优秀的艺术家对话,得到的提升也越大。因为最好的艺术家,可能他就一个眼神、一个动作、一句话,就把一个高度传达给你了。”

2021年11月,红砖美术馆又迎来一个新的展览。这个展览非常特殊,因为里面并没有直观可见的艺术品,而是充斥着照片和火箭残骸。所以更确切地说,它应该算是一个意外诞生的艺术现场。

在2021年2月,世界上首枚艺术火箭“徐冰天书号”发射升空。艺术家徐冰在上面绘制了自己的成名作——“天书”并期待着能借此与太空进行对话。但可惜的是,这个全球第6025次航天发射最终失利了,火箭在坠落处形成了月球环形山般的大地艺术。

红砖美术馆的这场展览就是要将观众拉回现场,让他们在某种程度上亲历整个艺术试验。这种太空艺术是近年来不时有人尝试的前沿领域,闫士杰也对此关注已久。虽然火箭发射失利,但他仍与艺术家等人一起策划了此次展览。他认为,在太空艺术探索的起步期,如果他们能把这些实践呈现给社会,那社会就会成为他们的共谋者,从而推动太空艺术向前发展。

除此以外,闫士杰还关注这个“作品”对于个体的意义。展览的名称叫“艺术卡门线”。卡门线是外太空与地球大气层的界线。但作为一条分割线,它又可以引申到很多层面,比如艺术,又比如人生。对闫士杰来说,这个展览的价值很大一部分就在于观众们的参与。他们在参观的时候会下意识地用自身的阅历与这个艺术现场进行对话,也可能会由此产生许多的思考,触碰到属于自己的“卡门线”。所以闫士杰告诉记者说:“世界上有很多坠毁的火箭,但这一枚很可能会被载入史册,因为艺术。”(徐 盈)

张慧雯:温婉“女主”爱尝鲜

   

美酒
>>更多

匠心传承,民族酒企做时代逐梦人

匠心传承,民族酒企做时代逐梦人

张联东在封藏大典上表示:“作为中国经济的中坚力量和白酒行业的中流砥柱,洋河股份愿做逐梦的‘追光者’、时代的‘圆梦人’,以‘梦想之光’为中国经济迸发出与时代同频、与家国同新的澎湃力量,用‘中国匠造’向世

>>更多

张慧雯:温婉“女主”爱尝鲜

张慧雯:温婉“女主”爱尝鲜

从《归来》中的丹丹到《栀子花开》中的言蹊,再到《琅琊榜之风起长林》中的林奚,张慧雯在荧幕中扮演的角色多给人以温婉、秀气、灵动的印象

>>更多

盘活文化让亲子度假更具想象

盘活文化让亲子度假更具想象

”在接受记者采访时,银基文旅集团董事长李东铭首先强调说,“而盘活文化的关键在于文旅产品的融合与消费场景的创新

地产
>>更多

上生·新所,是网红,更是民生

上生·新所,是网红,更是民生

上生·新所的城市更新脉络,从孙科别墅内正在进行的“理想之地——上生·新所城市更新及历史文献展”中可窥见一斑,从建成之初的郊野田园之中的乡村俱乐部到生产生活集体化的单位大院,再到当代城市生活的多重社区网

>>更多

传统文化为国产电竞输送营养

传统文化为国产电竞输送营养

风口之上,网易游戏抓住机遇,入局抢占电竞行业这片蓝海,打造出具有中国基因的大型多人竞技游戏——《永劫无间》,交出了一份独具特色的答卷

About Us Copyright © 2011 版权所有引用敬请注明环球旅游  京ICP备11001615号-1  公网安备 11010502044113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