郑忠:场景造梦聚烟火

知名室内设计公司CCD的办公空间在深圳福田区一座标准国际化写字楼里。当你走出电梯间,便立刻被淹没在一条幽暗的通道里。随着脚步前行,进入办公区,顿时“柳暗花明”,一个颠覆传统办公形态的创意空间瞬间呈现眼前。

虽然我们总习惯将工作与生活对立,但事实却告诉我们,在多元的当下,工作与生活不必泾渭分明,更可能互相融合。办公室,这个跟我们长时间相处的空间,或许能够成为另一种生活场景的延伸。“谁能抗拒像家一样,温暖而舒适的办公室呢?”CCD郑中设计的董事长、创始人郑忠迎面走来,他身着剪裁得体的西装,胸前口袋里的方巾折叠得整整齐齐,“我们不要在会议室采访,太拘谨。”说罢,他便精心挑选起聊天区域,那片开放式空间包括休闲区、会议室、咖啡区、开放式厨房,各色小型植物遍布其中,显得生机勃勃,方方面面无不体现郑忠对细节的严苛追求。“工作早已占据了生活的大部分时间,我们无法摆脱,不如把工作场景做得生活化,当这里比家还具有吸引力的时候,你会愿意待久一点。”郑忠说。

创造生活场景的人

创立自己的公司,往往是大多数设计师在功成名就之后的选择,但这与“成为一名企业家”还是有着很大的差别。作为首届国内高校环境艺术专业的毕业生,郑忠从广州美术学院毕业后顺利留校任教,而他不仅仅满足于找一份安稳的铁饭碗工作。所以郑忠后来毅然辞去美院教职,全身心投入设计行业。时间回溯到 2003 年,那时的郑忠拿到了成都索菲特酒店的设计机会,这是他第一次为国际酒店管理公司做设计,这个项目的成功令CCD“一战成名”,从那之后便开始接到大量国际酒店的订单。

一路走来,CCD为国际酒店品牌落户中国,打造出了一批旗舰店项目,如深圳中洲万豪、北京三里屯洲际、杭州钓鱼台美高梅、前门文华东方等。中国的设计元素开始越来越被国际企业所认可,并成为品牌在亚洲乃至全球设计的新样本,如 CCD设计的美国洛杉矶环球喜来登被认定成为美国喜来登的设计标准。从创办公司、抓住机遇站稳国际酒店设计圈,到公司上市,郑忠走出了自己的设计人生,让世界看见东方设计力。

度假与生活,从来不是截然对立的两个方向。度假的本质在于体验“别处的生活”,诗与远方的底色中,亦少不了设计师们源于生活又高于生活的想象、演绎与升华。“设计师是创造生活场景的人,来酒店度假的人都是因为认同我们所创造的新概念和场景,就像这间办公室,我把厨房、咖啡厅、图书馆都搬了进来,也是在创造新的办公概念。”

Staycation(宅度假)——在后疫情时代,这个将 stay(居家)和 vacation(度假)组合的时髦词被越来越多的人挂在嘴边,选一间城中酒店就地度假成为最热门的玩法。郑忠每次到北京出差都会住瑰丽酒店,在里面总能找到熟悉的居家生活感,符合他心中城市度假酒店的标准。场景就是生活,只有十分热爱生活的人才可能创造非凡生活,“商务精英们平时忙于工作,周末偶尔换个环境,找间舒适的酒店,早晨一家人吃完早餐再游个泳,度过一个短暂旅程。”生活中触动心弦的点滴,总会翻涌回想,无形中让郑忠的设计发生变化:将流水、绿植等充满自然感的元素植入酒店大堂,公区摆放更多艺术品,把游泳池扩大,早餐厅做成开放厨房……都是为了创造出人们愿意体验的生活场景。

细心的你也许会发现,如今在许多新一代商务酒店客房设计中,休闲工作区域显得随性许多,传统的长条形写字台被圆桌取而代之,整体空间更显温馨舒适。“通常我们去到一个城市目的就是出差,那何不把酒店客房去商务化,就像在家一样,这张圆桌既可以用来吃饭,又可以用来办公。浴缸可以设计在开放区域,沙发也不一定放窗边,当你走进房间,看到浴缸靠近沙发,它旁边的平台上放一瓶红酒和书,房间的靠窗位置才是床。”也许正是因为有如郑忠这样的设计师对用户更高层次需求的洞察,才能让城市度假的概念和市场变得愈加成熟。

让酒店成为城市明信片

越来越多的酒店意识到,和所处环境发生对话的设计能增加酒店的独特性。可是究竟应该怎样实现设计的“在地化”?郑忠认为,像写文章一样,酒店设计也需要一条有灵魂的故事线。“有故事的酒店犹如一张城市明信片,它的细节中或含蓄、或抽象地表达着本地文化、诉说着故事。 ”他相信,每个地方都有与众不同的痕迹存在,只要用心就能挖掘出故事。即便是对深圳这座年轻城市,他也能找寻到可以汲取设计灵感的故事。例如,郑忠就曾以新中国第一间证券交易所——深圳证券交易所的诞生为灵感展开酒店设计。

“抓住核心点才能让故事生动起来,有时候就是去挖掘酒店所在地段的历史过往,为设计赋予灵魂。”郑忠谈到上海外滩一家酒店的设计案例,“大家想起上海就是海派文化,但这样的设计风格太过雷同。这间酒店的所在地董家渡是上海开埠以来最早形成的城区之一,以卖面料、做衣服出名。‘上海裁缝’一直为服装界津津乐道,那里集中了大量的裁缝铺。可想而知,经过历史沉淀与洗礼的老洋房中,曾发生过多少精彩故事。”找到这条故事线之后,裁缝桌、西装架等裁缝铺中的元素在设计师解构重塑后,用现代摩登的设计语言诠释出来,让空间犹如老裁缝手中的华服一般,成为传递生活态度的载体。

而同样位于外滩的海鸥饭店又诉说出另一个生动故事。占据外滩最佳观景角度的海鸥饭店曾是上海国际海员俱乐部,解放前这里是“远东第一酒吧”——英国夜总会原址。酒吧中的三角钢琴有一百多年历史,那时的中国还没有钢琴调音师,每十年饭店便从巴黎邀请调音师远渡重洋,历经一个多月航程来上海。而今陆家嘴高楼一栋栋拔地而起,面貌焕然一新,老饭店可谓是眼看着外滩日渐繁华。前不久,饭店所在的北外滩区域规划公布,该区域被定位为世界级的“城市会客厅”,而海鸥饭店即将面临拆除改建。郑忠告诉我,他为这架钢琴在改造后的空间中安了新家,因为它本身就是一个生动的故事。

郑忠更喜欢对旧建筑改造设计,它们带着时间的痕迹,却能够历久弥新。未来将开业的北京前门文华东方酒店深藏在草厂胡同里,别有洞天的院落勾勒出首都京韵。“酒店的公共区域和客房就散落在胡同中,与真正的住家户连在一起。”在做设计的时候,郑忠认为首先要做好还原,无论从门牌、灯光到美化的各个方面。每条胡同都有着自己的故事,那些藏在里层胡同最斑驳的京味儿,最市井也最本土。

碎片化旅行时间

时间对于现代都市人来说是分秒必争的,既然你无法改变生活碎片化的现状,那么可以像郑忠一样,想办法和它做朋友。郑忠承认自己是“工作狂”,两三天的假期对他来说已经足够奢侈,但这种高强度的工作并没有磨灭他对旅行的渴望。在CCD办公室的墙面上,你找不到一张设计草图或是成功案例,那几幅巴黎、伦敦老城街景照片令人神往。“我经常在脑子里想象自己度假的画面。”即便出差行程再满,他也会早起好好享用一顿酒店的早餐,用度假的心情开启新的一天。

虽然郑忠大部分的旅行都是因为工作,但他总是尽可能抽出时间,在这个城市多留几天,漫无目的地旅行。随心而行,这似乎是郑忠对旅行的最佳注脚,“比起那些早出晚归的旅游,我更喜欢安静地看着当地的市井百态。因为这是旅行,而非旅游。”如果能抽出时间旅行,他会想先去京都,“在京都,你基本上见不到高耸建筑,即使是繁华的商区,也并未向人炫耀时尚。夜晚,在一间灯光昏暗的小餐厅中,你会找到内心渴望的安宁。”

郑忠不喜欢把酒店定位为商务型,“为什么不能在 CBD设计一间像巴厘岛一样的度假酒店呢?”他希望在城市的中心设计一间让人仿佛回到巴厘岛的酒店,当人和度假的距离近了,才能从紧张繁忙状态轻易拉回,得到真正的心灵放松。

一次次工作之余的短暂停驻,一次次短时假期……郑忠用弥足珍贵的停靠时刻,编织出生活的崭新意义。

红砖为媒会艺术,人生精彩探边界

   

美酒
>>更多

资本加持,令“微醺”故事渐热

资本加持,令“微醺”故事渐热

闯入低度酒赛道的不仅有新锐品牌,还有老牌大厂,其中有传统酒企出新,譬如五粮液推出仙林果酒,茅台推出悠蜜,江小白推出梅见

>>更多

红砖为媒会艺术,人生精彩探边界

红砖为媒会艺术,人生精彩探边界

而对于闫士杰来说,不断梳理和探索这个时代最前沿的艺术,并把它们以展览的形式固定下来,就是他所理解的美术馆的生存之道

>>更多

文化引领,多元王府井再续繁华

文化引领,多元王府井再续繁华

与此同时,她指出:“当前王府井亟需变化与突破,由于王府井大街没有具体的旅游打卡点,因此未来需要增强其文化休闲和旅游服务功能,塑造独具人文魅力的国际一流步行商业街区

地产
>>更多

上生·新所,是网红,更是民生

上生·新所,是网红,更是民生

上生·新所的城市更新脉络,从孙科别墅内正在进行的“理想之地——上生·新所城市更新及历史文献展”中可窥见一斑,从建成之初的郊野田园之中的乡村俱乐部到生产生活集体化的单位大院,再到当代城市生活的多重社区网

>>更多

传统文化为国产电竞输送营养

传统文化为国产电竞输送营养

风口之上,网易游戏抓住机遇,入局抢占电竞行业这片蓝海,打造出具有中国基因的大型多人竞技游戏——《永劫无间》,交出了一份独具特色的答卷

About Us Copyright © 2011 版权所有引用敬请注明环球旅游  京ICP备11001615号-1  公网安备 11010502044113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