兼柔并刚,沙坡头演绎“秀”与“狂”

一条河流,要拐几道弯,经过千锤百炼,才能修炼出容纳百川的气度。自古“天下黄河富宁夏”,黄河自中卫入境,养活一方田地,富裕一方人,也塑造出了独有的大漠长河之景。到了这里,“见多识广”的黄河也一度希望“沉溺”于沙海,但她并没有忘记奔赴大海的决心。

古时车马很慢,沿途风景皆是诗人的灵感来源。他们喜欢用文字表达景与情,留下了无数千古绝唱。提起河流,李白面对一江春水、放舟阔别的长江飘渺之景,写出“孤帆远影碧空尽,唯见长江天际流”;提起大漠,李贺营造出黄沙漫天飞舞,一片瑰丽萧瑟之景,故有“大漠沙如雪,燕山月似钩”的佳句。

河流与大漠,本就是极具叙述能力的两种景致。在宁夏中卫沙坡头,当河流与大漠万古一次地相遇,诗人王维便感叹道:“大漠孤烟直,长河落日圆。”塞上大漠雄浑磅礴,无尽黄河落日浑圆。这里既有沙漠的硬朗,又有黄河的柔情,原本看似不相关的两种事物,碰撞交融在一起,开启了一场“刚与柔”的对话。

兼纳百川,刚柔并济

一路向西,飞机掠过城市、草原、高山、河流……最终变成了戈壁大漠,一望无边的黄土在这片地域延展开来。当记者离此行目的地越来越近时,原本孤寂单一的戈壁中,突然出现一条黄色“丝绸”,在荒漠中蜿蜒而过,所过之处,绿洲依附而生,连成一片,这就是此次的目的地——中卫。

1958年,中国第一条沙漠铁路包兰铁路穿越腾格里沙漠通车,其中一站便设在中卫沙坡头。这辆搭载着春天的列车一路高歌,挺进沙漠,为沙坡头的自然景观提供了绿色屏障。铁路以北,是雄厚壮阔的沙漠;铁路以南,是奔腾不息的黄河。

大漠原本干涸荒芜,鲜有人迹,黄河也本应该是蜿蜒绵长,鱼米水乡,但这两种意象碰撞在一起时,却衍生出了多样的地质环境。这里集大漠、黄河、高山、绿洲为一体,兼具江南之秀美和西北之苍茫,一边是错落绵延的大漠戈壁,一边是弯曲迂回的黄河绿洲。

大漠北区是一望无际的腾格里沙漠,苍天之下,黄沙漫漫。在蒙古语中,“腾格里”意为“长生天”,意指这片沙漠也像天空一般高远辽阔,让人敬畏。身处苍茫大漠,天地孤影任我行,大自然的魄力令人震撼。沙坡头的沙和别处的沙比起来,其实大有不同。这里的沙粒极细,无数沙粒汇成沙海之后,更显绵延温和。漫天飞舞的黄沙之象在这里鲜少见到,这正得益于中卫人首创的“麦草方格”治沙法。在努力之下,沙坡头结束了长久以来“沙逼人退”的困局。

在黄河南区,奔涌的黄河自西向东,回环曲折,如同一条黄色“丝绸”飘于山峦、戈壁间。作为黄河第一入川口,这里曾是丝绸之路上重要的渡口,传统的羊皮筏子承载着无数商品往来黄河两岸。经过U型“沙坡头大拐弯”时,黄河放慢了她的脚步,徐徐向前。两岸青山如黛,环抱着黄河卷带起的绿洲;穿行的古老技艺“羊皮筏子”在黄河之上漂泊摇曳,执桨人清唱一首“花儿”,淳朴而饱含情感的声音在空谷中回荡,也让黄河在声声切切中慢了下来。这些美好的停留,让黄河一改往日的奔腾,变得温柔平和。她善意地接纳两岸的一切,将诗歌、绿色和情思纷纷带进河里,至此,河流也变得更具人情味儿。

住在黄河小院儿,夜晚能听到黄河潺潺流水声,看到远处星河在大漠边缘升起。渐渐地,河在黑夜里流淌,流淌向漆黑的宇宙中,寂静地淌成了一条星河。没有灯火,没有车笛,周围连虫鸣鸟啼都少了几分,只有一片蓄势待发的沉静和属于你的星河灿烂。此时此刻,沙漠把夜空和星河都囊括在自己浩瀚的怀抱里,更显广阔无垠。

清晨,一轮红日从苍茫大地升起,几抹红晕零星散落在黄河上,映得水光绯红;散落在沙粒上,将大漠轮廓包裹起来,更衬得柔情似水……目之所及处皆是一片辽阔苍茫,刹那间,让人不禁以为穿过了时光的沙海,回到了最原始的时刻,感受真正的自由高地。

沙河奇观,独特体验

在沙坡头,收获的不仅仅是自然之壮美带来的视觉冲击,还有零距离被黄河、沙漠与绿洲三者一起簇拥的神奇体验。这里的沙子既有腾格里的浩瀚苍凉,又有黄河母亲的氤氲温柔,在包兰铁路与黄河河道相夹的金色大漠沙坡上,除了横着一条通往北区大漠的缆车,还有西北地区最大的天然滑沙场——中国国际滑沙中心。人坐于木板之上,乘沙而下,顺着长长的沙道飞速滑过,向着下面黄河铺陈的河道极速奔去,在身后留下一串细沙飞扬。

如果想从更高的位置俯瞰黄河的宽阔,可以选择同样从滑沙起点平台出发的黄河飞索。从黄河北岸“飞”到黄河南岸,然后再“飞”回来,往返820米,高低落差54米,以平均8米每秒的速度从空中横穿黄河。河面上空的疾风并不凛冽,记者在体验飞索的过程中除了感受到让心脏砰砰直跳的“速度与激情”,鼻尖还嗅到了湿润空气带着的淡淡泥沙味。空中炽阳微热,低头却可以感受到舒适的清冽。向下俯瞰,自己的影子投在宽阔的江面上,变成小小的一团,极速掠过水面。

空中视野极广,可以清楚地看到从附近码头出发的、黄河上最古老的交通工具——羊皮筏子。乘着由14个羊皮做底搭成的木筏,一行5人,在漫漫黄河水上漂流,看脚下的河水卷着浓浓的棕黄色泥沙,一波又一波地,企图漫过“气鼓鼓”的羊皮冲上脚面;在河中央放空自己,听抚桨的师傅唱一首当地的民歌,感受声音在沙海与绿洲之间空荡的回响,静谧又辽阔。河水卷着的泥沙和大漠的细沙是同一种黄,眩晕在黄灿灿的水波纹里,摇摇摆摆,上下颠簸,让人好似又回到了大漠的无尽沙海,叮当、叮当,遥远的驼铃声在耳边慢慢清晰……

当亲眼看到一群群坐在沙地里休息的骆驼,才真正感受到那句“瘦死的骆驼比马大”的字面意思。坐在骆驼宽阔的脊背上,行于烈日下的广阔大漠,能够体会到古丝绸之路上沙漠商队的坚韧与传奇。静静望着咫尺之间黄金沙丘上自己和骆驼的影子,一上一下随着驼铃声颠簸起伏着,只觉大漠就是金色的大海,而自己,就像是一叶扁舟,在广袤无际的天地中飘摇,感叹着这世间的奇景。

传闻中的沙海冲浪,在这里更显紧张刺激。乘坐可容纳十几人的冲沙车,一鼓作气冲上金色沙海的“浪尖”,然后在一众乘客的尖叫声中“乘浪飞下”,上下来回腾空的刺激感着实令人意犹未尽。“乘舟”顺着一个个金色的浪头“飘”向大漠深处,无边的金色波浪荡到天边,直到与湛蓝天空中的洁白云朵相亲吻……

破圈探索,再登新高

这样浩瀚无际的大漠对于人类来说就像大海一般神秘而美丽,激起了无数人的期待。而沙坡头景区也不负众望,用破圈的方式还大众一个不同寻常的大漠之旅,邀游客在大漠中看尽落日余晖,观览浩瀚星空。

沙坡头景区内的星星酒店无疑是整个景区的一大亮点,酒店位于大漠深处,以五角星的形状镶嵌在茫茫沙海中,本身就是大漠背景下的一颗亮眼明星。足不出户,站在房间的落地窗前,客人就可以欣赏金色沙海的广袤无垠;待到落日时分,踩着温热的细沙向沙漠深处悠然漫步,和友人相伴登上一座沙丘的脊背,迎风而立,便能目睹红色夕阳与金色沙海交相辉映的壮阔与神圣;等到月至中天,如果天气情况够好,深蓝色天幕上的满天星河便任你徜徉……在这留下的是剪影,带走的是终生难忘的震撼回忆。而想要到这颗大漠深处的启明星体验一晚住宿可要费些功夫,沙坡头景区常务副总徐杰告诉记者,“酒店房间开售的第3天,客房均被一抢而空。”从如此火热的预定情况来看,星星酒店带来的创新大漠体验有着强劲的吸引力。

除了传统的住宿功能,星星酒店还希望通过创新,以及与不同品牌联合打造全新产品来扣响“国际化”的大门。近日,星星酒店与一系列品牌联手,推出系列展览活动。沙漠与星空元素的结合让星星酒店拥有了独一无二的优势,该优势也让景区对未来发展充满信心。“我们要坚定地向前走,做好自己的事情,做好产品研发。”徐杰说道。在8月份,中卫沙坡头还携手飞猪旅行开启大漠赫兹音乐节,在这片西北大漠上与所有人共赴星星、音乐、美食与人文艺术齐聚的奇妙之旅。

徐杰还表示,下一步将拓展星星酒店的规模,为更多心怀期待的游客提供体验机会。此外,还要加紧对冬季景区的建设,打造沙漠温泉和室内玩沙项目,让冬天的沙坡头也“活起来”,向更多人展示大漠沙丘冬天“戴着白帽子,围着白围脖”的沉静美。“我们要打造中国最好玩的、体验项目最丰富的沙漠旅游目的地景区。要沿着‘一带一路’延伸出去,与周边经典的旅游目的地携手,把点连成线,创建热门旅游线路,形成各个景区之间的互相带动。通过产品的研发,用独一无二的体验吸引除了周边市场以外的更多中远程市场客群。”

沙坡头确实是一个神奇的地方,黄河与沙漠在这里相遇、戈壁与绿洲在这里交融……这是大自然造就的伟大奇迹,而人类,也在这里融入了自己的智慧。黄河区拥有美景和优质游玩项目,是传统观光旅游的延续;沙漠区提供流行“网红”体验,丰富了休闲度假内容。这样传统加创新的开发方式带给沙坡头景区无尽发展潜力,也送给往来游客不可复制的独家记忆。(刘依琳 王佳琳)

韩桐:古街旧巷里,行走文化间

   

美酒
>>更多

淡季也涨,白酒价格好像没“天花板”

淡季也涨,白酒价格好像没“天花板”

多家酒企上调价格进入2021年,多个白酒企业产品价格上动作频频,但总体来说还是保持了“涨价”的姿态

>>更多

五大道小洋楼洋溢国际范儿

五大道小洋楼洋溢国际范儿

五大道地区管理委员会副主任李兰廷告诉记者,这里有风格各异的小洋楼2185栋,从东方文化到西方文化,从园林布局到洋楼别墅,不同时期的东西方建筑风格在这里汇集,堪称“万国建筑博览会”

>>更多

倪祖根:浪潮里洞见“洁净”未来

倪祖根:浪潮里洞见“洁净”未来

见证中国制造,未来可期从1994年创业,到经历2005年多元化市场布局,再到2009年创立自主品牌,倪祖根始终坚持洞察用户需求,掌握技术发展动向

地产
>>更多

上生·新所,是网红,更是民生

上生·新所,是网红,更是民生

上生·新所的城市更新脉络,从孙科别墅内正在进行的“理想之地——上生·新所城市更新及历史文献展”中可窥见一斑,从建成之初的郊野田园之中的乡村俱乐部到生产生活集体化的单位大院,再到当代城市生活的多重社区网

>>更多

全产业链赋能双娃开创乳业新生态

全产业链赋能双娃开创乳业新生态

自1998年成立之初,双娃乳业在内蒙古呼伦贝尔地区逐步建成了自有牧场、饲料厂、良种奶牛基地和设备先进的乳品厂,实现了奶源的自有和可控,形成了从饲草种植、饲料加工,到奶牛养殖,再到乳品生产的完整乳业产业

About Us Copyright © 2011 版权所有引用敬请注明环球旅游  京ICP备11001615号-1  公网安备 11010502044113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