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夏永红:做有格局的旅行者

现。在玉树藏文化民俗博物馆进行采访的过程中,阿夏永红与三四个同事、朋友坐在一起,分享玉树特色小吃奶渣与酸奶,在活泼又严肃的氛围中讨论玉树文旅的发展方向,在头脑风暴的过程中不断提出更有效率、更有新意的宣传方案。

这样热闹的场景在牧区巴塘也能够看到。为预热“康巴艺术节”,阿夏永红驱车前往巴塘乡,带领团队拍摄玉树宣传片。在当地牧民的小木屋里,他和玉树形象代言人昂萨·才仁永尕一起,向大家介绍牧民们的传统美食:水煮羊肉、牦牛肉面片、酥油茶……似乎觉得话语并不能完全传达牧区美食文化的大气、豪放,他用左手从盆里拿出一块比巴掌还大的羊排,再用小刀将肉剔下分给客人们。“这是牧民们原始的饮食方式,也是牧民们传统生活的缩影。”背靠着巴塘澄澈的雪山,阿夏永红颇有些自豪地说道。受到他鼓舞的客人们也不再拘谨,大口吃肉,大口喝茶,在高寒的牧区中体验康巴牧民的热情。

这种基于牧区原生态生活的体验被阿夏永红称作“遊牧行”模式。近年来,阿夏永红一直在走出去的过程中,致力于让玉树独特的文化旅游资源也走出去,“遊牧行”就是方式之一。据阿夏永红介绍,“遊牧行”是一种全天候的游牧文化体验。它在改善牧民居住环境的基础上,为游客打造了与牧民同吃同住的生活。“游客住在草原里面,早上和牧人一起挤牛奶,赶牦牛。吃就和牧人一起吃糌粑,喝酸奶。”他说。这样的度假模式有助于让人们深度触摸玉树最具特色与魅力的部分,也能让较为偏远与闭塞的牧区与都市连接起来。为达到这个目的,阿夏永红不断考察其他同类型项目,从中汲取经验。同时,他也频繁地走访牧区,和当地牧民沟通以传达“遊牧行”的理念。据他总结,这些工作都是在走出去的过程中完成的,因此,他强调:“文化旅游只有走出去才能工作,只坐在办公室里无法进行交往和交流。”

做旅游要做格局

致力于走出去的阿夏永红,在持续、深入的旅行中打开了视野和格局。近5年,阿夏永红用8万公里的飞行记录、15万公里的行驶记录丈量了近80%的中国城市。这些旅行不仅帮助他完成了《旅行者——中华大地寻梦之旅》一书,更让他开阔了眼界,“跳出玉树看玉树”。

在采访中,阿夏永红翻着自己的书籍,向我诉说每一张照片背后的故事。与内蒙的汉子把酒言欢、在黄河母亲雕塑前安静瞻仰……这一张张照片组成了阿夏永红的黄河追根溯源之旅,也拼成了一幅华夏文明的发展地图。阿夏永红特别介绍了一张拍摄于黄河母亲雕塑前的照片。照片中,他与雕塑创作者何鄂站在一起,背后就是寄托着无数人母亲河情怀的巨型雕塑。“我对这段经历印象深刻。”阿夏永红说,“当时,我们带着寻根溯源的使命来到甘肃,通过朋友邀请何鄂老师来参与活动。当时何鄂老师已经80多岁了,同时,她还是一个非常低调的人。但当得知我们的主题是黄河寻根溯源之旅时,她就表示要来参加、支持我们的活动。”

与何鄂合作的经历让阿夏永红深刻地认识到了黄河寻根溯源之旅对中国旅行者的重要性。“走近黄河,膜拜母亲河是每一个中国人一生追求的伟大梦想。”阿夏永红认为,“藏族同胞到西藏,很大程度上是为了瞻仰布达拉宫。黄河是我们中华民族的母亲河,那么我们为什么不去黄河源头走走看看?”带着这种追求,阿夏永红游走在黄河沿岸的城市中,一边观察当地的生态保护情况,一边了解当地的民俗。最终,他将自己实地“走出来”的成果提炼为7条精品线路。阿夏永红认为,这些线路的特别之处,在于它们身上文化脉络的完整性,“它们有起点,有终点,是一个完整的文化脉络。跟着这些线路,你既能体验到黄河流域的人文民俗,又能感受到黄河雄伟壮阔的自然景观,还可以品尝到黄河流域的不同美味。最重要的是,你能感受到这些文化就是黄河身上一个细胞,或是一个点,当他们被连接起来以后,你的黄河之旅就特别完整了。”

带着脉络完整的黄河之旅,阿夏永红将脚步迈回了玉树,并将玉树放在这个脉络之上重新审视它在旅游发展上的优势与劣势。在他眼里,作为三江之源的玉树拥有众多璀璨的文明之珠,长江、黄河、澜沧江的源头汇水区、昆仑山主峰等都在玉树境内。此外,玉树多样化的生态环境也带来了与平原地区差异化明显的体验。“世界级自然遗产可可西里,它的疆域就在玉树。”阿夏永红说。从这样的属性出发,阿夏永红将玉树的旅游资源比喻成一只雄鹰。同时,他希望为这只雄鹰添翼,让玉树成为与内地和藏区沟通的通道。而他对黄河的寻根溯源,正是在为雄鹰添翼做准备。从7条自驾线路,到“玉进川出,川进玉出”的概念,阿夏永红想要告知大众“条条大路通玉树”。同时,他也想要传达一个观念:“做旅游一定要做格局,要交流交往才有希望。”

让世界看到玉树的世界

致力于“走出去”“做格局”的阿夏永红,在响应“打造国际生态旅游目的地”目标的基础上,也根据自己的经验提出了“让世界看到玉树的世界”的概念。“玉树有一个很好的条件,它是一个包容、开放的藏区,外籍游客只要能来中国,就可以到玉树。”阿夏永红说。而在这个前提条件下,三江源国家公园作为中国第一个国家公园体制实践探索的试点,其更是具备了国际化视野。肩负玉树文旅发展重任的阿夏永红,也跟随着三江源国家公园一起,将自己的国际化视野打开,以世界的角度来看待玉树的文旅资源。

因为工作繁忙的原因,阿夏永红并不常出国。但只要出国交流,他就会去深入了解当地的特色文化。“因为商务交流,我去了一次尼泊尔。”他回忆,“这个国家给我留下的最深印象就是他们的手工艺,雕塑、雕像、雕刻等工艺都非常发达。”在藏文化民俗博物馆中,阿夏永红也同我们介绍了一些尼泊尔工匠制作的家具。在匠人这方面,尼泊尔与玉树的互学互鉴比较频繁。在三江源国家公园试点开始之后,阿夏永红打心底地想去趟瑞士,去趟美国的黄石国家公园,“瑞士的山地文化和我们玉树有相似点,我们想学习瑞士在生态领域上的开发模式。美国的黄石国家公园是一个典型,我们也想学习它的一些管理模式。”再者,阿夏永红也想走访一下日本,了解日本民宿打造和推广的逻辑思路,“我们也想让玉树原住民们真正把自己的民宿打造起来,推动生态旅游发展。”

通过学习其他具有启发性的国外项目,阿夏永红在着手玉树文旅工作上更“大胆”。他在玉树的资源上,提出了打造“地球第三极”的策略,并推出了“玉进川出,川进玉出”的线路。“我们去年在这个线路上做了一个叫‘海拔最高的地球第三极汽车越野拉力赛’的项目,目前已经获得WRCA的认证。现在我们在这个地方已经做好了标志牌,未来会是一个网红打卡地。此外,标志牌上还有一个二维码,扫描二维码将会有自驾的攻略传到邮箱和手机里面。”他告诉我们,“有了这样一条线路,‘条条大路通玉树’的愿景便又推进了一步。此外,线路对玉树品牌推广宣传的作用也是显著的。再者,它可以起到一个联动的作用,在巴塘一望无际的牧区里,我看到了阿夏永红。这位青海省玉树藏族自治州文体旅游广电局局长站在雪山、草原之间,时而指挥拍摄团队将镜头拉远或拉近,时而指导拍摄对象调整台词和动作。举手投足之间,他将一个长于草原、吃牦牛肉炒粉条、喝酥油茶的牧民形象诠释得惟妙惟肖。

“我是一个旅行者,是一个一生都注定要旅行的人。”被称为“最拼局长”的阿夏永红在采访中这样评价自己。从2015年3月份开始,他走遍了黄河、澜沧江沿河相关的主要城市。脚步勤奋的他在近日也获得了《中国国家旅游》2020度文旅特别贡献奖。于他而言,旅行是生活,也是工作,更是使命。这份对旅行的独特认知让阿夏永红在进行玉树文旅推广的时候始终保持着一颗旅行者的敬畏之心。他说:“玉树不仅是旅游者的享受地,更是旅行家的圆梦地。”

文化旅游走出去

虽说如今的阿夏永红已在文旅界走出了自己的风格,并带领玉树拼出了知名度,但在刚接手文旅工作的时候,他还是一个对旅游工作没有什么概念的“稚子”。“大学的时候,我修读的是工程类专业。”阿夏永红说,“毕业后,我一心想做一个为老百姓解决问题的人。刚到玉树就任文旅相关职务的时候,我并不清楚应该怎样去做。”不过,在经历了2010年地震以及重建后,玉树走入了一个新的发展时期。在这个新发展期当中,爱折腾的阿夏永红看到了文化旅游未来的方向,也找到了自己的工作方式,那就是作为旅行者,带着玉树走出去。

越野圈、自驾圈、露营圈……走出去的阿夏永红结识了很多朋友,胸怀也变得更加宽阔。“我的一年,有70%的时间是在路上。”他打趣道。行路于中华大地,阿夏永红接触了不同民族和各色文化。在这个过程中,热爱音乐和舞蹈的阿夏永红总是能很快地和当地人打成一片。背后原因是他对不同民族共性的洞察:“每到一个地方,我都会聆听当地的文化。我发现很多民族都有豪放、爱热闹的一面。”同样,这种特质也在身为藏族人的阿夏永红这里得以体带动玉树周边的人流、物流、经济流,从而带动整个区域的发展。”

采访的尾声,阿夏永红和一位负责帮助残障人士就业的当地人谈起了玉树自治州成立70周年暨第12届康巴艺术节的筹备。讨论之余,他还准备着视频拍摄的内容。他说,在高度认同中华民族文化的大背景下,玉树要让世界看到多元的民族文化,要充分利用新媒体将玉树宣传出去。于阿夏永红而言,“一生都注定要旅行”是一个多层次的论断,它不仅体现在他作为旅行者的生活上,也体现在他作为文旅从业者的事业上。(赵  霜)

朱珠:天地游走,演活人生

   

美酒
>>更多

力耕杏花村,汾酒扬诗酒文化之帆

力耕杏花村,汾酒扬诗酒文化之帆

作为一个有着悠久历史和文化的中华老字号,汾酒保存完整的酿酒老作坊、藏品丰富的汾酒博物馆、秉承着古法工艺的酿造车间都体现了汾酒承载着的文化精髓

>>更多

朱珠:天地游走,演活人生

朱珠:天地游走,演活人生

彼时,朱珠一位朋友的亲戚过寿,这位朋友的亲戚是意大利王室家族成员之一,居住在罗马附近一个村镇中的城堡里

>>更多

“以农带旅”赋能乡村振兴

“以农带旅”赋能乡村振兴

”栗春小镇作为新农创率先打造的集休闲旅游、特色餐饮、民宿、文化传承、教育体验、健康养生等产业融合的标杆项目,跳出了传统田园综合体、特色小镇建设思路,不依赖生态风貌优势、不将乡村旅游作为主导产业,而是因

地产
>>更多

上生·新所,是网红,更是民生

上生·新所,是网红,更是民生

上生·新所的城市更新脉络,从孙科别墅内正在进行的“理想之地——上生·新所城市更新及历史文献展”中可窥见一斑,从建成之初的郊野田园之中的乡村俱乐部到生产生活集体化的单位大院,再到当代城市生活的多重社区网

>>更多

隆庆祥:匠心剪裁青春华服

隆庆祥:匠心剪裁青春华服

同时,隆庆祥从创新入手,引入时尚元素,通过拓宽传统工艺的应用空间,打造多样的消费场景,以更符合年轻群体审美的方式,赋予每一件衣服独特的文化属性,让品牌发展呈现出全新格局

About Us Copyright © 2011 版权所有引用敬请注明环球旅游  京ICP备11001615号-1  公网安备 11010502044113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