腾格尔:草原萌叔浪行四方

与腾格尔的采访约在暮春的一个午后。现实中的他和银幕中的形象一样随和可亲,他热情地将我们邀请到温馨雅致的家中进行了这次采访。他的家并没有豪华的装饰,白色的墙面上只挂着三张相片,一盆绿植摆在窗前迎接阳光,而腾格尔,就坐在客厅沙发上,一身灰色家居服,脚踩拖鞋,手边一本《江南》还未来得及合上,全然一副要与我们话家常的模样。不论是身穿蒙古袍,用民族唱腔演绎《天堂》的艺术家,还是用“腾式”翻唱以摧枯拉朽之势“血洗”华语流行音乐圈的宝藏大叔,眼前这个人好像跟他们都没关系,镁光灯外,他只是一个简简单单、热爱唱歌的普通人。

草原的“狼”向往繁华都市

“腾格尔”在蒙古语里的意思是蓝天,人如其名,澄澈纯真。他生在草原,长在草原,却对繁华都市心生向往,远行的第一站他选了深圳。“1984年,临近毕业的时候,学校给了我们几个学生一笔经费让我们去各地采风,寻找毕业作品的灵感,有的同学去了内蒙古,有的同学去了新疆,你猜我去哪了?深圳!”回想起当年,腾格尔很是骄傲,“你看,1984年我就去深圳了!那个年代,交通不是很便利,要先到广州,再乘专门的旅游大巴转深圳。我把采风当成一次旅游,那时候的深圳和现在很不一样,却令我目不暇接。那会儿,中国第一家五星级酒店——广州白天鹅宾馆刚刚开业,那是我第一次看五星级酒店,还拍照留念了呢!”

这趟深圳之旅对腾格尔的音乐之路也产生了巨大的影响。就是在这里,他接触到了当时的港台音乐,迷上了邓丽君。“在深圳的时候,我们住酒店,电视里头播港台的MTV。来这之前,我从来没见过MTV,唱的是什么我都听不懂,你想想,那会儿天津电视台就一个频道,对我来说,这些东西太新鲜了。我让当地的朋友帮我录成了录像带,拿回来看了一遍又一遍。”腾格尔很是感慨,“当时我最喜欢邓丽君,她的歌儿,那叫一个美!”说到这儿,他眯了眯眼,像是在回味,“那是我的偶像,喜欢她,就模仿她,你们说我早年间唱《在水一方》《你怎么说》是铁汉柔情,其实就是在模仿她的唱腔。”

再后来,成名的腾格尔走遍了祖国大地,也走出国门看了看。马尔代夫的碧海银沙上、迪拜的灯红酒绿里,都留下了他的足迹,尽管外面的世界很繁华,也敌不过国内呼朋唤友、撸串喝酒的一夜。“我还是喜欢国内,虽然国外那些地方景色确实很美,很有异域风情,但这些浪漫结束得也早,太阳落山没多久,商店就打烊了,人们也都歇下了,满大街甚至都找不到一家开业的店,还是国内好。”腾格尔感慨。

如今的腾格尔在中国最繁华的都市有了一处自己的居所,但回首旅途,他最爱的还是繁花似锦的云南。“云南的一山一水、一花一叶都是风景。”来自草原的他,对自然的杰作还是有些偏爱的。阳光下春风送暖、百花次第怒放的丽江,月色下清辉洒满古城、万家灯火通明的丽江,都是腾格尔钟爱的丽江。想到丽江,腾格尔静了下来,好像沉浸在田田花海中,“就算只是呼吸那里的空气,也是美的。”

蒙古族男儿举杯走四方

在大城市打拼多年,腾格尔身上依然保留着草原男儿的洒脱与豪迈。随着年纪增长,腾格尔逐渐学会享受人生,也越来越喜欢旅游。对他来说,最向往的旅途是约上三五好友,寻一片自在天地,举杯痛饮,洒脱自在地度过一整天。“我喜欢喝酒这事已经不是秘密了,我们蒙古族人没肉吃、没酒喝哪行?出去玩更是无酒不欢。”看着他提到酒时眼里闪烁的光,我脑海里就浮现出蒙古族汉子围在篝火边,载歌载舞,金杯、银杯斟满酒,大口喝酒大口吃肉的画面。已过花甲之年的腾格尔现在仍有1斤的酒量,身边几乎没有不喝酒的朋友,用他的话说,“鱼找鱼,虾找虾”。“我是逢局必喝,逢喝必多。跟几个志同道合的朋友出去旅游,到了陌生的地界一定要喝酒,而且要尝尝当地的酒。酒不在贵,而在于真、在于美。”聊到兴起时,腾格尔仔仔细细地给我们讲解了他选酒的标准,足见他对酒的热爱。

腾格尔不仅喜欢美酒,还喜欢美食,不论去到哪儿,吃都是第一位的。“到了各个地方我怎么也得试试当地特色,去了重庆怎么能不来顿火锅?去了海边怎么能不尝尝海鲜?大排档、路边摊,只要好吃我都去。”说到这儿,他想起了前段时间的舟山之行,忍不住又笑了,“前几天我去舟山,在海边大排档连吃了两天海鲜,肠胃真受不了,吃到最后只能跟马桶亲切交流,但没办法,来都来了,还是得吃,这才是旅行嘛。”

出门在外,难免会被人认出来,对于这一点,腾格尔很豁达。“只要不打扰别人,不造成混乱,我其实无所谓,舞台下,我就是个普通人,出门也不遮遮掩掩,架子排场对于我这个年纪的人来说真的不重要。”

走出“天堂”寻得桃花源

很多听众对腾格尔的印象还停留在一开口,瞬间把人拉到辽阔大草原的风范歌者,年轻人眼里的腾格尔早已甩掉老艺术家的包袱,成为穿得了红花配绿叶的大花袄,唱得了烫嘴Rap,疯狂翻唱,放飞自我,“血洗”流行歌坛的“鬼畜帝”。网友评论说:“听了一首腾格尔唱的《日不落》,我仿佛看到了张飞拉着李逵的手在草原上的奔跑,那是日不落的爱恋!”

“有人说2013年是我形象的一个分水岭,因为那年我写了首叫做《桃花源》的歌,还录了MV,但这次形象转折确实是个意外。” 《桃花源》是一首当年的“网络神曲”,歌词直白洗脑,曲风粗犷乡野,MV中腾格尔饰演光头渔夫,误入桃花源,身边一群妖娆女子围绕,颠覆了他以往老艺术家的形象。说来,这首《桃花源》是腾格尔在旅途中偶然得之。那一年他去重庆酉阳,当地人说这里有个桃花源,他便迫不及待,即刻启程去参观。“那个地方真如陶渊明所写,‘忽逢桃花林,夹岸数百步,中无杂树,芳草鲜美,落英缤纷’,顿时我就来了灵感,写下了这首《桃花源》。”说到这首歌,腾格尔脸上难得露出孩子气的狡黠与天真,“这纯粹是写着玩儿” 。

《桃花源》之后,腾格尔与其说是在迎合流量,不如说是与自己和解,找到了让自己最舒服的精神桃花源,从此他像打通任督二脉,开始“玩”转音乐、“玩”转人生。2017年,腾格尔参加了综艺节目《不凡的改变》,翻唱张韶涵的作品《隐形的翅膀》。“那次,我是真的在歌曲改编上下了不少功夫。既然是翻唱,那肯定不能跟原唱一样,模仿没意思,必须得改。”于是充满阳刚力量的《钢铁之翼》横空出世,占据各大新闻头条,连张韶涵都搞怪回应:“感觉每个字都像是在生气。”流量之后,是各大综艺节目和晚会的邀请, “腾氏”翻唱频出,曾经的民族唱将如今戴着猫耳朵发箍在舞台上“学猫叫”,成为观众口中的“萌叔”。

对于时下年轻人追求的潮流,腾格尔不刻意迎合,但也不排斥,他甚至骄傲地表示,也不是谁翻唱都能火。“《可能否》《芒种》这些歌难度特别大,里面有很多假音,但我都是用真声唱的,我能唱,别人唱不了,我能做到的情况下,干吗不去做呢?还是哥厉害。”他扬了扬眉毛,给自己竖起大拇指。

潮流背后,腾格尔给自己的家乡也留出了一处桃花源。2021年4月,腾格尔联手好友鲍尔吉·原野推出了新歌《下马拜草原》。腾格尔对这首歌非常满意,感觉到位,灵感来得就快,腾格尔只花了一天时间完成作曲。采访时,他反复咀嚼歌词:“‘闭上眼,手捧起,故乡的黄沙;睁开眼,泪模糊,青青的山峦’,太美了,人的泪啊,在青青的山峦面前都不算什么。”短短的几句词,却能让人感受到离家的孩子对草原的惦念,体会到他深情的呢喃,我仿佛听到了悠扬的马头琴声从草原深处传来。这首歌让腾格尔找回了草原上的那个自己,也让观众们找到了唱着《天堂》的那位歌者。

音乐之外,腾格尔还涉猎电影与画画。电影是腾格尔体验百种人生的渠道,他不走寻常路,给自己定了“两个不演”:不演蒙古人,不演艺术家。“这太没有挑战了,我本来就是蒙古族,又是搞艺术的,还演类似的就没意思了,我就要不一样,我想演黑社会大哥,演军官、将军、大反派、大骗子”,腾格尔的愿望在电影《双城计中计》《飞驰人生》《大赢家》中一一实现了,一本正经的演出逗得观众捧腹大笑。

最近腾格尔又爱上了油画。其实早在2003年,他就创作过一幅名为《回头的狼》的简笔画,身边的人说这画看起来像老鼠,也像兔子,但就是不像狼,但腾格尔坚信他画的就是狼。“艺术嘛,就是无中生有!我最近爱上了画油画,已经画了好几幅了,有一幅甚至有2米多高,现在正挂在我的别墅里,我请朋友过来看,任谁看了都不知道我画的是什么,我自己也不知道我画的是什么,但艺术家就是要像哥这么自信,管别人看得懂看不懂呢?”

(丁雅栀)

阿兰:隐山深深“藏”音

   

美酒
>>更多

张裕瑞那城堡酒庄:酿出西安风土与腔调

张裕瑞那城堡酒庄:酿出西安风土与腔调

魏滨生介绍道:“瑞那城堡酒庄采用了瑞那独有的‘换桶酿造’技术,它并不是简单的数学排列组合,而是需要靠经验与感官判断:比如根据葡萄原料及原酒特点决定橡木桶的搭配组合,通过品尝酒液所处的状态决定什么时间换

>>更多

阿兰:隐山深深“藏”音缘

阿兰:隐山深深“藏”音缘

”不过,阿兰也指出,这种“深度懒人自由行”的方式可能并不适合于观鲸这样有时间规定的旅行,但对于其他的人文和自然之旅来说,留出充裕的时间、多做灵活的安排能帮助她更好地融入当地生活

>>更多

科技浪潮下,用品质煨暖旅途

科技浪潮下,用品质煨暖旅途

多年来,在甘孜,自驾游是最受主流消费者喜爱的旅行方式,在整个旅游市场的占比高达85%以上,而南丝路主线、泸定桥、三江纵流峡谷、稻城亚丁、蜀山之王贡嘎山等则是多数前往甘孜的游客会选择的目的地

地产
>>更多

上生·新所,是网红,更是民生

上生·新所,是网红,更是民生

上生·新所的城市更新脉络,从孙科别墅内正在进行的“理想之地——上生·新所城市更新及历史文献展”中可窥见一斑,从建成之初的郊野田园之中的乡村俱乐部到生产生活集体化的单位大院,再到当代城市生活的多重社区网

>>更多

借消博会释篮球社会价值

借消博会释篮球社会价值

积极入局海南消博会,对于NBA而言,除了在更大范围内进行业务拓展之外,也体现了企业在体育竞技以外的人文关怀和社会责任

About Us Copyright © 2011 版权所有引用敬请注明环球旅游  京ICP备11001615号-1  公网安备 11010502044113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