杨蓉:人生是全情“呼吸”的旅途

北京的冬天刚刚过去,微风卷带起清甜的味道,吹散了属于冬日的雾霭和寒冷,让阳光不留余力地穿过,温暖大地。我与杨蓉的采访,就约在了这样的一个风和日丽的下午。初见杨蓉时,她亲切地向我打招呼,笑起来时眼睛弯如月牙,宛如一位邻家姐姐。其实在很多热播剧中,她所饰演的形象都令观众过目难忘。无论是古装剧《少年天子》中灵动惊艳的佟妃,还是《宫锁珠帘》《云中歌》中的萧唤云与霍成君,或是《美人为馅》里果敢聪慧的警花百锦曦,她塑造了不少活灵活现的人物,演技颇受好评。走出银幕,杨蓉温柔甜美的声音在我的耳边萦绕,也让我越发觉得,或许就是这份对生活的热爱和对自己清晰的了解,让她得以游走于这形形色色的角色中,还能保持一颗纯粹的初心。

张弛有度,与内在自己对话

“我是一个很较真的人,每次演戏和艺术创作时,我都会投入极大的精力,并长时间沉浸在角色或剧本的情绪中。所以每一次的倾情投入过后,我觉得我的身体和心理都需要一个休息、充电的过程。旅游对我来说,就是充电最好的方式。”于杨蓉而言,旅游是一件具有“呼吸感”的生活方式。从忙碌的工作中抽离,杨蓉认为旅行可以让她实实在在地感受生活、脚踏实地地行走河川。当身心吸足“氧气”之后,她又变成了一个“氧气”少女。这种方式,帮助她及时调整状态,更加沉下心来充分地理解、诠释角色。

作为演员,杨蓉演绎过性格迥异的角色,体验了形形色色的人生。在杨蓉的描述中,工作与旅行像是“呼气”与“吸气”,看似是分裂的。但在谈及工作对生活产生的影响时,我才意识到,工作与旅行于她而言从来都不是割裂的个体,而是相互作用、联系紧密的事物,她善于把它们融合得浑然天成。杨蓉认为,戏里的人生让她体味人间百态,也让她更有勇气面对生活。“饰演一个角色时,其实就是在体验另一种人生。因为绝大部分的时间里,你都会和这个‘人’生活在一起。所以首先你一定爱这个‘人’,愿意与她朝夕相处。而在这个过程中,这个角色也在不断地给予你力量,最终变成了自己的一部分。”

“我觉得演员这个职业,需要有对角色和剧本的解读能力,但是解读的方式因人而异,跟自己的世界观、价值观都有很大的关系,由此创造出来的角色也会不一样。”杨蓉在工作之余,希望能通过旅游的方式丰富自己的思想和经历。因为在她看来,人生不是一蹴而就的,那些你曾看过的风景、走过的路,最终都会成为你行走于世间的态度与姿势。“全世界有这么多国家和民族,他们的文化对我来说都是陌生的,这些于我而言的‘不同’,都在潜移默化地改变着我的观点,也让我的艺术创作可以从中汲取灵感,这是一个积累人生的过程。”

大学毕业旅行时,杨蓉去了埃及。在面对气势磅礴的金字塔时,彼时的杨蓉极为震撼,于是她一个人跑到了金字塔的里面。“我就想知道神秘的金字塔内部是什么样的,人类是何以创造出这样的奇迹的。”在没有高科技运输手段的帮助下,埃及金字塔的建造方式至今仍是众说纷纭。这些巨石是如何被切割得如此完整?它们又是如何被搭建成百余米的金字塔?古老神秘的图腾和仪式又代表着何种意义?站在金字塔的面前,杨蓉不由地发出了这样的感叹。“站在里面的那一刻,我在想,人类的潜能到底能有多大?你自己会有多少潜力?是什么样的力量让他们可以直面死亡?”置于沉寂的环境中,杨蓉与自己进行了一场对话,向古老的生命发起叩问,我不知道她是否得到了这些问题的答案,但是在今后实践中,她在金字塔内的这些问题时常回响于她的脑海中,声声入耳。

“此心安处是吾乡”

来自云南保山的杨蓉,是地道的白族姑娘,11岁便离开父母到云南省艺术学校学习舞蹈。13岁时,她独自前往上海谢晋恒通明星学校学习表演。15岁的杨蓉就出演了谢晋执导的历史题材电影《鸦片战争》,也由此开启了她的演艺生涯。或许是因为从小就开始独自走南闯北的经历,杨蓉磨砺出了坚韧、独立的个性,敢闯敢拼的人生态度。这个看起来“大大咧咧”的女孩儿,旅行的计划可能也只是凭出发前脑中闪过的一个“奇思妙想”。

对于杨蓉来说,旅行的“未知”是一种让她格外享受的体验,没有详细的旅游计划,也没有严格的打卡清单,甚至只有一个地名,她也愿意背上行囊,说走就走。“我印象最深的就是斯里兰卡,在拍戏结束后,我脑海中突然闪过这个被称为‘印度洋上的眼泪’的国家。”于是杨蓉背上行囊即刻出发,没有做任何攻略,甚至连钱都没有换。

虽然这趟旅行有些许匆忙和迷茫,但正是这份意外的惊喜,给了杨蓉更多的“新鲜感”:在山顶看群星璀璨,任由山风吹拂;住在湖边小屋,享受湖光山色;跟着当地人入乡随俗吃手抓饭,体味不同的文化;路见孔雀、猴子,摇摇摆摆地走过……“这种未知的环境不会让我感到害怕,我反而很享受。没有条条框框的约束,我可以去遇见一个地方最‘新’的面貌。”

旅行对杨蓉意味着心灵的释放和解压,她不会去那些“榜单”必打卡的景点,而是会选择一处可以让自己宁静下来的“小众”地点。她曾奔赴到非常偏远的城市,只为看一棵菩提树。“来到这里,你会突然觉得这个世界其实可以很安静。”为了享受这份内在的安静,杨蓉每天4点多就起床,在这里一坐就是一整天。阳光、菩提、鸟鸣……还有几只自在的小狗。这里的小动物并不怕人,它们会蜷缩在这里歇脚的陌生人旁,肆无忌惮地将自己脆弱的一面展露给人们。在小狗酣睡的时候,有人将一朵小黄花放在了它的身上。“这个画面特别触动我,我想这是人与自然相处最好的方式。”

在安稳中谋变化

“其实到我现在的年龄阶段,就会感觉到作为演员,可选择的范围明显变少了。”在新人辈出、竞争激烈的环境中,影视剧似乎对女性演员的要求更高。面对这样的大背景,杨蓉透露她其实不想去维持“少女人设”来迎合市场。“但我渴望去追求一些变化,找到真实的自己,给市场、给自己多一些时间。”

在探寻如何与自己、与世界和解的过程中,难免会遇到未知的挑战,但这份挑战也督促着杨蓉向新的方向用力奔跑。多年的演艺经历以及经验的累积,让杨蓉在坚守自己对行业的热爱时,用情感去诠释每一个角色,让角色从剧本中“活”起来。同时,她也越来越善于游走于工作与生活之间,让它们不再是割裂的两方。

在谈及杨蓉的“第二故乡”上海时,她表示,虽然在上海待了多年,但这座城市在她的心里仍然是片面的。“其实我大部分时间除了工作就是工作,都被排得满满的,很难有时间去真正体验一个新的地方。有的时候赶通告就是在各种酒店之间穿梭,你会觉得城市和城市,酒店和酒店都差不多。”直到2019年年初的时候,杨蓉回上海话剧艺术中心排练话剧《我爱桃花》,需要大概一个月的时间,“难得有时间又重新感受了一下上海。我就自己在上话附近租了个小房子,每天步行去排练,有时间的时候就买买菜逛逛超市、市场,这些充满烟火气的地方,就是感受一个城市最好的地方。”

杨蓉每年都用颜色来为时光定义,她将2020年总结为“白色”。2020年对很多人来说都是非常艰难的一年,白色可以代表很多意义,“我希望这一年就是一张空白的白纸,每个人都可以在上面重新添上颜色。”白色的遮盖性很强,但任何颜色都可以与它调和出干净、通透的颜色。这一最为纯洁的颜色,也代表着希望,代表着怀念。光阴荏苒,2020年已然过去,但它会像“白色”一样,像雪一样纯洁,像光一样明亮。“对于新的一年,反正就开开心心地过好每一个瞬间,不负当下就可以了。”(刘依琳)

   

美酒
>>更多

疫后春糖激发酒业“向上力”

疫后春糖激发酒业“向上力”

”酒鬼酒:打造中国文化白酒第一品牌4月6日,酒鬼酒公司在成都举办了以“酒鬼馥郁香,国标新纪元”为主题的盛典

>>更多

积蓄正向价值,锤炼时代文化符号——访腾讯《王者荣耀》产品及赛事品牌负责人刘星伦

积蓄正向价值,锤炼时代文化符号——访腾讯《王者荣耀》产品及赛事品牌负责人刘星伦

对于当代诸多年轻人来说,随时随地开盘游戏已经成为再熟悉不过的日常,游戏已成为数亿用户热衷的数字娱乐方式,它也与影视、文学、漫画等一样,成为文化产业的重要组成部分。

地产
>>更多

上生·新所,是网红,更是民生

上生·新所,是网红,更是民生

上生·新所的城市更新脉络,从孙科别墅内正在进行的“理想之地——上生·新所城市更新及历史文献展”中可窥见一斑,从建成之初的郊野田园之中的乡村俱乐部到生产生活集体化的单位大院,再到当代城市生活的多重社区网

>>更多

用极客思维把握中国式机遇

用极客思维把握中国式机遇

IT行业出身的范劲松带着一支来自联想、惠普、戴尔等高科技公司的核心极客团队,用复杂技术造出易用工具的底层逻辑,站在技术领域前沿,将钻研IT技术的追求完美的精神应用于旅行箱领域,在传统制造业上不断开拓前

About Us Copyright © 2011 版权所有引用敬请注明环球旅游  京ICP备11001615号-1  公网安备 11010502044113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