古宅新语:片瓦驳墙道新生

依旧记得儿时最欢乐的时光之一,便是到旧城临江边一片住宅区玩耍,那里有弯曲窄小的羊肠巷道,有踩上去凹凸不平的石子路,有蹬着滚轴做棉花糖的老大爷,还有一栋栋售卖着各种小吃美食的平房老楼。简单朴实的老旧街道,却是孩子们心中最棒的乐园。如今的旧城虽早已高楼林立,可仍保留着曾经的烟火气:临江边的那片老宅被翻修,石板铺成的道路串联起一个个老门头。摩挲着还带有过去印记的老砖,感受着古与今的交融,让栖身于都市之人在此回味过往,感悟变迁。

守情怀,祖业里弥新的腔调

每一座古宅都铭记着一段历史,尤其是依旧居住着后代传人的老宅子,更多了一分现实生活的质感。坐落在琼海市万泉河下游博鳌镇留客村的蔡家宅,有着“海南侨乡第一宅”的美誉。这座融汇了南洋建筑风格与海南民居特色的大宅院,是爱国华侨、印尼富商蔡家森与兄弟于1934年共同建造的建筑群落。留客村村民委员会旅游接待讲解员覃阿玲介绍,蔡家宅占地400多平方米,建筑面积1200多平方米,整个宅子不仅是省市两级文物保护单位,还是全国重点文物保护单位,被列为万泉河畔珍贵的人文景观。

走进大宅,二层楼的建筑被沧桑的岁月啃噬掉了最初的金碧辉煌,从高耸的立柱和依旧鲜艳的屋脊翘头中,还能分辨出早前的兴盛模样。灰色的墙砖上,镶嵌着朱红色大门、罗马建筑风格的半圆窗户,二楼的围栏上还镌刻着中国古钱币、传统宫灯和花瓶的雕塑,讲解员告诉记者,蔡家宅里的浮雕图案都有各自的讲究:居于东南西北四个方位的宝瓶,寓意着家族能四季平安;钱币是希望家族能财运亨通;宫灯则是寄托了蔡家先祖希望家族精神光照后人的愿望。虽然作为古建,蔡家宅依旧履行着作为房屋的本职,蔡家后人在此精心守护着老宅,浓浓的生活气息让访客感受到还在不停书写着的蔡家传奇。

家族的故事,透过古宅大院,向世人娓娓道来;千年的技艺,借着旧房老巷,重新惊艳时光。到临汾市襄汾县的丁村游玩的旅客,除了一睹我国最重要的旧石器文化遗址——丁村遗址外,更主要的行程是到丁村民宅里走走逛逛。不同于官宦人家和商贾巨宅,丁村现在留存下来的古宅院落,全都是普通老百姓的房子。明清时期,丁氏族人人口兴旺,通过务农、经商、贩运挣来的钱,变成了一栋栋精美院落深宅。宽大的门匾、厚重铁门上的铜质门环、精美或质朴的各类雕塑,无不彰显着古朴典雅的格调。跨过高高的门槛,屋里摆放着考究的桌椅家具、铜质盆架和淡雅的明清瓷器,透露着丁村人简单而又精致的生活情调。至今仍居住在这些明清古宅里的丁村人,执着而倔强地沿袭着世世代代的生活方式,不疾不徐地把祖先留下的千年技艺——手工丁村土布进行创新深耕。走进丁村民宅,丁村的“织女”们在院落里轧花、纺线,古老的技艺在执拗的丁村人手里重新被焕活起来。历史的脉络似乎都被纺进了布匹中,伴着织布机的咔哒声,一抽一拉一提之间,传承了千年的技艺从古宅里谱出了新的腔调。

阅往昔,砖瓦间显峥嵘岁月

建筑是凝固的历史,一栋栋的古宅老屋既是见证者,亦为参与者,浓缩了家族世代的兴衰荣辱。曾在中国历史上留下浓墨重彩一笔的晋商,不仅在商业发展上贡献卓越,还留下了丰富的建筑遗产,常家庄园、乔家大院都是知名度颇高的晋商古宅,其中,经典电视剧《乔家大院》更是让这座始建于18世纪中期的民居精品和它背后的故事为大家所熟知。修建于嘉庆元年的王家大院也同样是佼佼者之一。位于灵石县的王家大院由太原王氏家族经明清两朝、历300余年修建而成,分为东西两片区域,院落百余座,房屋更是超千间,鼎盛时期,当地人如是形容王家大院:“王是一个姓,姓是半个国,家是一个院,院是半座城。”足见其规模宏大。从事地接导游的王政告诉记者,王家大院的“起源”颇具神话色彩,据传,王家先祖王实以豆腐生意过活,某天他外出卖豆腐时见到一位老人倒在草丛中,于是将其背回家寻医问药,悉心照料,老人病好后还留他在自己家中休养。有一天老人登高望远,发现静升村聚风水吉相,就让王实在此置地建宅。王实在有些积蓄后便按老人之言在村西建了两座宅居,而后,其子孙不断将其扩建,逐渐形成了如今的王家大院。

王家大院里的建筑,注重质朴典雅、简洁精致,讲究的是所含寓意,细节之中透露出王氏家族对中国传统文化的推崇和尊重,以及对后人要谨遵忠厚实诚、勤劳俭朴教诲的提醒。王家大院里融合了儒、释、道思想的斗拱、额枋、照壁,造型精美的木雕、石雕、砖雕,或许解释了王氏家族名盛数代的原因。

在建筑界同样留下丰厚遗迹的还有浙商,被誉为“江南第一豪华民宅”的张氏旧宅,便是集大成者之一。依着古浔溪而建的张氏旧宅,占地面积超过6000平方米,五进式的院落有超过200间房间,是当时南方地区的巨富张石铭所修建。整个宅子最突出的特点就是中西合璧:以白墙黛瓦、镂刻雕塑的中式元素为魂,融合了以鲜艳色彩、曲面圆形为特点的欧洲巴洛克风格,木雕、石雕、砖雕毫无违和感地与金属制半圆围栏共存,欧洲建筑文化和晚清中式风格和谐交汇。随处可见的点滴细节间,无不体现着当时张家的雄厚家底和豪气作派。据张氏旧宅的资料显示,张家人世代做生意,凭借丝绸买卖把家族生意做得风生水起,后来行业遍布各大行,鼎盛时期,半个江南地区都吃张家卖的盐。漫步在张家旧宅里,你能见识到令人啧啧称奇的传统建筑工艺,还能欣赏到宅子主人收藏的名家书画手稿,其中还不乏具有不菲价值的珍品。从一个临水小镇发家,一步一步成为当时江南地区呼风唤雨的一大名门望族,灰砖飞檐虽不语,但道不尽这一传奇家族过往的叱咤风云。

巧“变脸”,老建筑焕活新业态

国人择地建宅时,多会讲究选址之处的风水和景致,临溪河、揽川峦景色之处经常成为古宅大院聚集的地方,而这些地方往往也是大家热衷探味寻趣的旅游去处。用现代化的设施,将这些被岁月蚀刻下斑驳的老宅子进行“变身”,使之成为目的地的新亮点,是如今越来越多老宅“换新血”的方式。

自然风光秀丽的庐山同样有着历史厚重的人文风情,除了文人墨客留下的无数诗词歌赋外,景区里大量保存完好的老别墅也是庐山人文景观的重要组成。据庐山景区委员会负责人介绍,庐山上的老别墅一部分作为景点开放,一部分依旧作为民居使用,还有一部分则改建成了宾馆和民宿。庐山玖居不舍民宿的主人王哥介绍,他家民宿的“前生”就是有着百年历史的老别墅。位于庐山西谷、如琴湖畔的玖居不舍民宿,目前共有两栋具有百年历史的老别墅,由庐山原石砌成的砖墙带来的粗粝质感令人难忘。“当初产生在庐山上做民宿的想法,一是希望通过民宿能把庐山丰富的人文历史展示给大家,二是想让大家在此回归生活最本真的方式,真正感受生活最唯美的一面。远方不远,诗在眼前,温酒一壶,围炉畅话——这是玖居不舍希望大家能体验到的状态。”王哥是一位尺八爱好者,妻子则爱好抚琴,民宿也因此文艺气息十足。除了经常举办古乐鉴赏、禅舞交流、品茶会、诗词诵读等特色分享会,民宿主人还会根据四季推出不同的活动:春季着汉服品茗习插花之道;仲夏在湖边避暑、写生作画;金秋之时赏满山似火如霞般的枫叶;隆冬则围炉夜谈。王哥介绍,由老别墅改建的民宿不但让庐山西谷揽获了更多人气,也让更多人即便身在山中,仍进一步“识得庐山真面目”。

近些年不断上榜“值得一去目的地”的婺源,也因为活用了老宅吸引了大量游客。有“徽派建筑大观园”之称的婺源,仅古建筑就超过了4100栋。早在2011年,婺源县政府就确立了差异化发展古宅民宿的思路,把大量有着当地特色和文化历史的古宅改造成不同档次的民宿。据婺源县政府的数据显示,2019年到婺源参观体验民宿的游客突破了100万人次。在婺源西冲村,别具风格的特色民宿,不仅让游客了解当年盛极一时的徽州木商世家——西冲俞氏的传说和故事,还能一睹那些精美的木雕、木质的长廊、古旧的窗棂,制作特有的糕点,画一把独一无二的油纸伞,体验最地道的乡村生活,静度一段休闲时光。

除了变身酒店、民宿,博物馆亦是古宅再度“活化”的形式之一,尤其对于名人故居而言,既有效保护了历史遗迹,又让大家深入了解先贤们的烟火生活。在老舍故居改建成的老舍纪念馆里,你能感受这位在文学界赫赫有名的人民艺术家温和、精致、爱生活的一面;在上海巴金故居中的阳光房,人们仿佛还能看到这位文坛巨匠在此激扬文字、笔下生花的创作姿态;有着典型江南庭院风格的杭州钱学森故居里,钱老先生的著作、手稿、照片等物件,无不传递出书香门第的人文气质和朴素勤勉的家风氛围……气韵悠悠的古宅里,我们能触摸岁月的掌纹,感受时光的静好,亦能寻找到与当下的交融和对未来的期许。(潘晓彤)

   

美酒
>>更多

疫后春糖激发酒业“向上力”

疫后春糖激发酒业“向上力”

”酒鬼酒:打造中国文化白酒第一品牌4月6日,酒鬼酒公司在成都举办了以“酒鬼馥郁香,国标新纪元”为主题的盛典

>>更多

积蓄正向价值,锤炼时代文化符号——访腾讯《王者荣耀》产品及赛事品牌负责人刘星伦

积蓄正向价值,锤炼时代文化符号——访腾讯《王者荣耀》产品及赛事品牌负责人刘星伦

对于当代诸多年轻人来说,随时随地开盘游戏已经成为再熟悉不过的日常,游戏已成为数亿用户热衷的数字娱乐方式,它也与影视、文学、漫画等一样,成为文化产业的重要组成部分。

地产
>>更多

上生·新所,是网红,更是民生

上生·新所,是网红,更是民生

上生·新所的城市更新脉络,从孙科别墅内正在进行的“理想之地——上生·新所城市更新及历史文献展”中可窥见一斑,从建成之初的郊野田园之中的乡村俱乐部到生产生活集体化的单位大院,再到当代城市生活的多重社区网

>>更多

用极客思维把握中国式机遇

用极客思维把握中国式机遇

IT行业出身的范劲松带着一支来自联想、惠普、戴尔等高科技公司的核心极客团队,用复杂技术造出易用工具的底层逻辑,站在技术领域前沿,将钻研IT技术的追求完美的精神应用于旅行箱领域,在传统制造业上不断开拓前

About Us Copyright © 2011 版权所有引用敬请注明环球旅游  京ICP备11001615号-1  公网安备 11010502044113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