独居藏鲜,与世界酣畅对话

来源:环球时报都市生活   | 作者:李霏霏 | 2017/8/23 15:11:09

       晚饭后,赵琳小心翼翼地收纳好厨房里的刀具,反复确认是不是放到了抽屉最深处,直到抽屉合上的那一声“吧嗒”,她才长舒一口气。做饭用的刀具大概是她家唯一算得上尖锐的物品了,其他诸如剪刀、刻刀等等是绝对的“违禁品”。赵琳的理由很简单,看见这些东西对着自己会让她浑身不舒服,而比这些更让她如临大敌的,用她的话说是“跟她一样,活的,会呼吸的生命体”在她房间,她会觉得压力极大,所以朋友即使来她家做客,也从未被留宿。
       大学时,在食堂看到独自吃饭的男生总觉得他们很孤独,不像女生们可以结伴搭伙,否则好像是大老爷们磨磨唧唧似的。这就好像很多人说独居的人就是孤独的、被动的选择一样,是最大的误会。在这个过分强调共享经济的时代,这些可以和自己相处且并不是因为什么怪异癖好的人,恰恰也是拥有独自一人时和整个世界交流能力的人,独居让这些人变得主动、丰富、有趣。
      “我不喜欢房间里有别人”
       在某银行品牌部门工作的赵琳算得上见过形形色色的人了,有朋友调侃她的那些生活理念是强迫症,但赵琳自己不这么认为,“工作中就必不可少地要社交、沟通、协调,仿佛人与人之间是没有什么界限的,任何问题都能得到解决,任何人只要工作需要都得结交。”生活中的赵琳用独居这种方式建立出“关于自我”的最后一道关卡。“尽管这是一个个人主义越发当道的时代,但也恰恰是自我意识容易被现实的洪流所淹没的时代。”说起这话的她在家里腾转挪移,连取放物品的步伐都是自带节奏的,轻松的样子好像跳起圆舞曲——这是她一个人的主场。明明可以和父母在更大的房子里更舒适地生活,但赵琳宁愿一个人在这60平方米的大开间里,是避开父母的唠叨?是追求自由?她说,是更好地认识和保持自我,更好地抵御不必要的干扰。
       “过分的热闹让深入畅快的东西越来越少。”忘了从哪看到过这句话,但形容像赵琳这样的独居群体却是这么恰如其分,对于他们来说,独居并非逃避与社会的接触,却是给了他们更多的时间和空间结交在生活方式、情感互通上真正有共鸣的人。“偶尔到她家,赤脚围坐在地板上喝着红酒,两颊微红,似醉非醉之时把话题收住,我们转身离开,深入彼此的情感但不过分伸入彼此的领地,酣畅淋漓得恰到好处。”闫涵是为数不多来赵琳家做客的密友,“任何亲密关系都可能导致安逸与自我的减损。”他说,大概他们都是那种可以很好控制自我张开程度的人,因此才能互为密友又不会互相耗损。
      被孤独滋养,是一个人的充沛与镇定
       吴烨今年34,从某知名杂志跳槽到了互联网公司,尽管工作内容相近、资源相接,但工作方式和作息时间却有了偌大的改变。“从前不坐班,在家写写稿子出出活动,偶尔国外出个差,如今几乎每天不加班到9点就好像一天没过完似的”,她看着办公室外灯火通明的北京城,“你问我怀念过去工作的稳定安逸吗?当然会,放弃这种稳定安逸的生活状态显然是有代价的,比如加班到深夜的孤独感,每天都在见不同的人,忙碌到透不过气就会忍不住怀疑自己的选择,但是,渴望陌生、新鲜的经历超过稳定带来的所有,宁肯放弃某些温暖、舒适的东西,从而换取自由带来的感受力。”有太多像吴烨这样的年轻人,人生还处在旺盛期,有足够的能力可以支撑这种尽情改变、试探、体验式的生活。“渐渐的,我竟也迷恋上这种一个人加班到深夜的感觉,我常觉得那一刻我的办公室没有人,那一刻我的办公室有很多人。”
       王建坡和女友恋爱多年,却一直没有做出同居试婚等进一步的人生规划,他们都认为生活在一个屋檐下是对彼此,对世俗的牵绊和束缚,“一个人住反而蕴藏着更大的丰富性和选择性。就连面对或糟糕或喜悦的情绪,一个人处理起来也更加游刃有余。更何况我们两个都是必须有时间和空间能沉迷于阅读和思考的人,我们需要在观念世界和现实生活里来回游荡、探索。”他说。
       常常能看到北京的五星级酒店大堂里,有人独自坐在商务吧或酒廊里工作、阅读、喝咖啡,身边也有朋友将此当成一种生活习惯,他说那是一种热闹却不嘈杂的环境,陌生人来来去去,寻一时之独处,“那个时候自我会更清晰。”他说。
       郁小乐是和记者同一时期到国外读书的朋友,直到现在我还记得她起初是如何抱怨在陌生国度强烈的孤独感。7年前的留学生活的确是孤独的,那时还没有智能手机的普及,还没有微博和朋友圈的泛滥。如今我们每每聚会,大家的微信铃声此起彼伏,面对面刷着朋友圈,她就会怀念当年的留学生活,更准确地说,是怀念当年的孤独感——那种孤独感迫使她大量阅读、写作、与陌生人攀谈,整个人都被孤独滋养着,而不是像现在这样,手机离开视线5分钟整个人就会坐立不安,像犯起某种瘾。
      不要无效社交,也不要过度共享
       “聚会活动去十个能有两个让人真的快乐就不错了,其他都是充数。”商音大学毕业后开始创业,建立了一个关于女性主题的小联盟,她一度需要不停地社交,因为微信好友数量已经达到上限而必须新加入一个就要删除一个旧友的程度。这样的生活持续了几年,她终于开始给自己做减法,拒绝无效社交。“你知道那种‘你好,我是xxx’的社交场合,正事谈不了两句,娱乐的成分倒是更多,与其这样不如在恰当的时机不带有目的性地结识真正志趣相投的人。”如今商音的周末再不会都用来做无效社交,而是在家沉淀一周的工作成果,为下一周的工作蓄力。
       混圈子的确是不易,但维护关系似乎更费神费力。“有时也会羡慕别人过得宽阔热闹,微信也会故意留着几百个未读的红点不去消。提不起劲儿一个个回复,只把精力留给那些最要紧的人。”姜语宁是个策展人,单身,独居,他常说的一句话就是:精力是用来感知周围和自己丰富的想象力,是要用在艺术上的,而不是处理人与人之间琐碎的日常。“别人给你一个东西你总要反馈的,一来二去的需要花费时间,需要维护,过多的社交如此,太过浓烈的恋爱关系更是如此。我暂时还没有能力和精力自如应付。”
       前几天庄雅婷在朋友圈的一篇文章很火,大意是共享经济时代是如何将人们的私生活裹挟,其中有这样一段话:“我们希望拥有与他人不同的生活、独特气质的物品、属于自己的珍藏;我们需要的是某种意义上的‘不一样’和‘成功’,你的内心世界和你拥有的外物,共同构建了这一切。而这一切,无法与他人共享。”当传统的家庭功能被共享经济分摊,独居这一类人追求自由、新鲜与“最后一尺自我”的生活初衷,似乎弥足珍贵,也更被理解了。(李霏霏)
 

苗侨伟:抽离现实....

   
环球旅游周刊电子报
点击查看

>>更多

苗侨伟:抽离现实,生活在

龙虎山,位于江西鹰潭市西南20公里处。东汉中叶,有道教中人在此炼丹,传说“丹成而龙虎现,山因得名。”抵达南昌之后我们辗转近3个小时,终于来到了这中国道教的发祥之地。不过此行不为“求仙问道”,为的是探班正在剧组拍戏的“三哥”苗侨伟。
1989年苗侨伟拍

>>更多

深化“邮轮+”增值海上假

7月11日,公主邮轮专为中国市场量身定制的邮轮“盛世公主号”以上海为母港开启了首个中国航季,而过去3年,蓝宝石公主号已服务了超过35万名中国宾客。“盛世公主号将继续秉承公主邮轮的待客之道,为更多中国宾客打造精致、舒适和高品质的邮轮假期,彰显公主邮轮对

地产
>>更多

陈冬:做未来城市的调和者

和陈冬的采访从2015年约到了2016年,终于猴年春节后不久,在他位于北京侨福芳草地的办公室如约相见。作为门里集团的掌门人,新年伊始,他已经开始马不停蹄地忙着成都范思哲公寓和文华荟,以及文华东方博物馆酒店的工程进度,而宽窄巷子项目2期也进入了设计和

>>更多 >>更多

独居藏鲜,与世界酣畅对话

晚饭后,赵琳小心翼翼地收纳好厨房里的刀具,反复确认是不是放到了抽屉最深处,直到抽屉合上的那一声“吧嗒”,她才长舒一口气。做饭用的刀具大概是她家唯一算得上尖锐的物品了,其他诸如剪刀、刻刀等等是绝对的“违禁品”。赵琳的理由很简单,看见这些东西对着

About Us Copyright © 2011 版权所有引用敬请注明环球旅游  京ICP证11001615